为什么说藏密喇嘛教不是佛教? - 华严妙智佛教网博客频道

华严妙智佛教网博客频道

为什么说藏密喇嘛教不是佛教?

     藏密喇嘛教出兴于世,无论是出于自觉或不自觉,都在以入簒佛教之正统为手段,达到稳固喇嘛王国或者恢复喇嘛王国的梦想,重新走向政教合一的西藏农奴制。直接追溯到喇嘛教之教义,以及其事理之修持,可以明显的发现与佛教的真正教义相违背之处,处处曲解佛教大小乘教义。在喇嘛教的教义中,以格鲁派的应成派中观和宁玛派的自续派中观法义通行于世,处处曲解诽谤世尊宣讲的大小乘正义。

       在世人面前,藏密喇嘛教外表披着中国大乘佛法的外衣,籍着佛教良好的声誉,同时又自己说自己是佛教,冠以藏传“佛教”美丽的光环,借此炫惑信仰佛陀的善良人们,许多人是因为信仰佛教才去接受喇嘛教的。然而,并不是每一位信众和普通人,都能了解藏密喇嘛教真实的教义,也不了解喇嘛教政教合一血腥而残酷的历史,也不了解喇嘛教内部荒淫阴森的实际修持。所以有学人称喇嘛教是外面包裹着钻石的垃圾,他们的一切行持皆违背佛陀所制的根本五戒和楞严经的的四种清净决定明诲

       在中国历史上的道教,有所谓的男女房中术、采阴补阳术,但一直被人们认为是邪法,不能登大雅之堂,也遭到了道教正统的摈弃和破斥。而喇嘛教却不一样,将杀人和男女双修邪淫法,罩上了佛法的外衣,于是就变得神圣而不可摧毁了。没有佛法正见的许多人,就认为淫欲双修法就成了至高无上的佛法。上师开许食肉、杀人就成了度生成佛生净土的方便,所杀之众生肉,被苍蝇爬过之后,就可以随意食用了,或者是上师认为你吃素生起了慢心,于是就可以开许其弟子可以食众生肉。许多上师活佛自称自居是佛菩萨,本是大妄语的极重恶业,却成了信众顶礼膜拜的偶像。饮酒本来坏人心智,一旦被上师活佛加持一下或者用杨枝沾一下,就可以随意饮用了本不是佛教却在佛教内部攫取佛教的信众资源,成就了大盗业,此行却被喇嘛教及其信徒当成修功德积资粮的手段。佛教从来就是不干国政、不乱国制,而喇嘛们却有强烈的政权和政治企图,达赖喇嘛在世界各地以至大陆藏区不断撒布西藏独立言论,煽动民族主义情绪和民族对立地情绪。有些活佛喇嘛制造拉萨骚乱,在公众场所搞爆炸,这些都是喇嘛教有政治企图的表现。

       喇嘛教向普天撒下了一个弥天大谎,一个美丽而诱人的谎言,认为他们所做的一切皆可以圆满成佛的资粮,或者是可以即生成佛。甚至有些喇嘛及其信众,还传播所谓七世成佛和七天成佛的谎言,妄言在究竟圆满福德智慧的佛陀之上,还有更高层的修持和果位。此等谎言,只在上师与弟子之间口授亲传,诱骗了许多的信众皈投于喇嘛教之门。同时将此等虚妄法掺杂进了正统的佛教内部,进了佛学院的教材,加进了法师和居士的讲经说法中,也融入了许多汉地学佛人的教义修学和实际修持中,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广论》以一种臆造的佛法修学次第,成了汉地佛学院和寺庙佛子的重要修学准则。导致真正的佛教全面藏密化,让真佛子触目惊心。当年印度“密教兴而佛教亡”的历史在中国似乎又要重演。
 

       世尊在诸多大乘了义经中讲了不断淫欲的许多过患,在楞严经对于淫欲的过患讲得极其明细,让真修人不得有所警醒。楞严经四种清净决定明诲之一即开示:“阿难。云何摄心我名为戒。若诸世界六道众生,其心不淫,则不随其生死相续。汝修三昧,本出尘劳。淫心不除,尘不可出。纵有多智,禅定现前。如不断淫,必落魔道。上品魔王、中品魔民、下品魔女、彼等诸魔,亦有徒众。各各自谓成无上道。我灭度后末法之中,多此魔民,炽盛世间,广行贪淫,为善知识,令诸众生落爱见坑失菩提路。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先断心淫是名如来先佛世尊,第一决定清净明诲。是故阿难。若不断淫修禅定者,如蒸砂石,欲其成饭,经百千劫只名热砂。何以故?此非饭本,砂石成故。汝以淫身,求佛妙果。纵得妙悟,皆是淫根。根本成淫,轮转三涂,必不能出。如来涅槃,何路修证。必使淫机身心俱断,断性亦无,于佛菩提斯可希冀。”卷八;“阿难,是修行人若不断淫及与杀生,出三界无有是处,”“十方如来,色目行淫,同名欲火,菩萨见欲如避火坑”。卷九谈到五十阴魔时,诸魅鬼和蛊毒厌胜恶鬼降生世间诳惑世人“破佛律仪,潜行贪欲,口中好言佛有大小,某佛先佛,某佛后佛,其中亦有真佛假佛,男佛女佛”;或亦“潜行贪欲,口中好言眼耳鼻舌皆为净土,男女二根即是菩提涅槃真处。彼无知者信是秽言”。

       藏密诸师对淫欲的痴迷程度是前所未有,并且给淫欲罩上了各种光环,处处皆以贪欲为道。从宗喀巴的《密宗道次第广论》、陈建民《曲肱斋集》及其补遗、《那洛六法》等藏密论著中,以修明点、宝瓶气、拙火定等气功修法,浪费了许多狂密修行者的大半身经历,而这些修行都以男女双修为终极目的。西藏喇嘛更敦群培翻译传播的《西藏欲经》,极其细致的描述性爱房中术以及选智慧女或明妃的细致要求,也开始和宗喀巴的著作一起流行于世;而且许多娱乐圈的明星在私下里以《西藏欲经》作为性爱指南。

       历代喇嘛在行持男女双修的时候,不惜杀人夺妻、杀人夺女,或者是买女性来作明妃、智慧女,宗喀巴为历代的喇嘛作了大开许。这些进入喇嘛教的女性在实际上只是成了上师活佛及其弟子的性奴。这跟当代由婆罗门教演化而来的印度教内部存在的庙妓、雏妓相类似,这些庙妓成为他们宗教内部修行中使用的性奴。而藏密喇嘛教的性力淫欲的修持方式,就是直接传承于印度怛特拉密教的教义和修持,根本不是佛陀留下来的教法。《密宗道次第》之十四、十五卷“谓汝受用欲事亦能成佛。由入坛灌顶等,增长堪成佛之功能”,“汝受用欲事,但行无所畏”,宗喀巴为诸弟子纵欲行淫大开方便之门,妄称以淫欲之行可修成佛的话语,极尽生殖崇拜之能事,又云“一切幻事中,女幻最殊胜,三智之差别,此中明表示”,同时宗喀巴又劝诫弟子“汝终莫离欲,勿慈愍恶人”“汝终不应于所欲境金刚萨埵,舍离贪欲”,同时恐吓诸狂密弟子“若离贪欲罪,三界更无余”。修喇嘛教的众信徒如果找不到明妃或者勇识,可以用意淫、用观想来满足自己的贪欲心行,藏密诸师还利用梦想与自己的本尊或度母行淫,以达到即身成佛的妄想。如果找不到自己的双修对象,可以在自己的家族和亲人中找,不惜坏乱人伦道德,有藏密的上师还开许喇嘛教弟子找尸体、畜牲、非人直接行淫,或者手淫、意淫,以达到淫欲双修的目的,

       喇嘛教信徒札原彰晃就要求其弟子必须几个小时的手淫,来进行淫欲双修法。宗喀巴用种种谎言来诱骗、鼓励其弟子广行淫欲,再加上嘛嘛教的政教合一,喇嘛教这种低级野蛮的原始宗教,把人性的丑恶黑暗带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喇嘛教的种种以贪欲为佛道的邪见,在藏密许多的活佛仁波切那里,有了最合法的地位。世间粗重的的淫欲被喇嘛教翻转成了金刚乘佛法,有佛法的外衣,却又凌驾于真正的佛法之上。整个藏传密教都是以欲贪为道、淫贪为道,无论是菩提道次第所宣扬的次第多么象佛法次第,都是从坏乱佛子信根开始的,又以淫欲双修成佛为终极目的。在喇嘛教里,大恶可以翻转大善,大淫可以翻转成大贞,杀生可以翻转成慈悲,大染可以翻转成大净,大乱可以翻成大治,翻转的理由全部都是上师活佛和神灵的意志,根本不顾佛法的根本教义和戒律。

       然而,宗喀巴、米勒日巴、寂天、月称、陈健民、多识等藏密诸师,无论以什么样的谎言来为淫欲双修法来开脱,终究经不起明眼人的破斥和揭露,更经不起世尊所留下来的经典的验正。

       从莲花生引入男女双修的怛特拉密教以来,藏密诸师常言佛父、佛母,修行方法又出现父续和母续的修持方法。又常以男女二根为成就佛道之根本,降魔的金刚杵隐指男性生殖器官,清净的莲或铃又密称为女性生殖器官,以瓶表示女性之乳房,等持、等至本是佛法名相又被暗喻为男女淫乐所达到的性高潮。狂密行者常言藏密诸师死时以粗重垢罪的肉身可以虹化,其实真正见到虹化的人却没有几个,虹化的神话只在最上层的活佛喇嘛那里传出来,藏密弟子就信以为真,以讹传讹,欺骗不了解真相的佛子入喇嘛教之门,破坏无数众生入佛道的慧命。

       活佛上师们好观想女性体内所谓的六瓣莲、八瓣莲和海螺脉,以为这样可以证得藏密的空性和大乐,。喇嘛教的喇嘛们走到现代文明的今天,仍然保留了双修淫乱的陋习。在四九年之后,西藏每一个藏历新年前的传召节,以讲经传法为名目,各个寺庙的喇嘛可以随意上街抢男霸女,喇嘛们将抢到的女人带回寺庙,任意行淫双修,传召节的三天喇嘛可以随意行淫饮酒食肉。拉萨历史上的几次骚乱,喇嘛们走出寺庙穿上便装,上街强抢女人,抢回寺庙先奸后杀,事后连尸体也找不到。传召节的淫乱和拉萨的几次骚乱喇嘛们的行径,在藏地几乎是家喻户晓。此等以淫乱为佛道的修法,蛊惑了无量佛子。所谓“藏传佛教”的实质其实是外道邪淫巫术之原始宗教,有智佛子当摒除其出佛教

       杀生戒是十方诸佛之重戒,食肉饮酒又是众生轮回颠倒的根本。佛陀在楞严经卷四,谈到三种相续世界相续、众生相续、业果相续,谈到了众生以杀贪本为本轮回三途“则诸世间卵化湿胎,随力强弱,递相吞食,是等则以杀贪为本。以人食羊,羊死为人,人死为羊,如是乃至十生之类,死死生生,互来相啖,恶业俱生,穷未来际”,卷六“阿难,又诸世间六道众生,其心不杀,则不随其生死相续,汝修三昧,本出尘劳,杀心不除,尘不可除,纵有多智禅定现前,如不断杀,必落神道。”“末法之中,多此鬼神,炽盛世间,自言食肉,得菩提路”。以上之人命终必落恶道,世间众生相生相杀,轮回不息。

       杀生食肉饮酒在喇嘛教的修持者中是极为平常的事,在藏密的行者里也事理修持的必然。号称全世界最大的佛学院的喇荣五明佛学院,是以牛肉面、牛肉稀饭作为日常的食物。在内蒙古的喇嘛们还直接为当地渔民开春捕鱼之前,作法事,祈请能捕捉到更多的鱼。在喇嘛教里,用众生肉作供养祭祀也是日常的必备,许多的喇嘛庙作供养多用五肉,其中的大肉就是人肉,藏密的许多法器多用人体器官做成,诸如:嘎巴拉是第三灌、第四慧灌头盖骨供盆,人皮头盖骨摇鼓,最为著名的阿姐鼓显得诡异阴森,就是用少女的人皮作成。

       其实喇嘛教的行者食肉杀生是跟双修有密切的联系,食肉特别是牛肉,是喇嘛教的行者是助其性能力的食物助因,以至藏密诸师直接用春药和性药物增其性能力,也有活佛喇嘛直接观看黄色音影资料来增其性能力和性技巧。这些杀生食肉的现象,其实跟藏密以贪欲为道的修法有密切联系。而这种杀生食肉的行为被喇嘛们解释成可以观苦空无常,了解空性。极为不可思议的是,西藏的四大寺庙,在修建之时,在寺庙整体规划中的地基角,皆用木箱装上活婴儿,埋在地下,作为奠基的重要一环。进入汉地的藏密喇嘛教信徒,在寺院以汉地出家人的表相,仍然保留了这些人体器官和人骨骨器法器的使用。

       藏密咒术杀生之法即是诛法,喇嘛教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巫术和咒杀。在喇嘛教在对付教外的政敌、入侵的尼泊尔人、英国人,以及进藏的解放军都使用过诛杀。在西藏流亡政府存在一个公认的秘密,他们认为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人毛泽东、邓小平的去世,是因为达赖喇嘛使用了《时轮经》杀敌巫术仪式而造成的,此事见载于海外的《达赖喇嘛传》。杀人在喇嘛教信仰里有着最为合法的地位,贡嘎活佛在讲解喇嘛教的戒律里,就谈到有十种情况是可以杀人的,只要被认定是诽谤喇嘛教的人、要下地狱的人、当饿鬼的人、当畜牲的人、不敬喇嘛教教法的人等十种情况,可以把这些人直接杀掉。1985年达赖喇嘛在印度菩伽耶举行时轮灌顶大会,这个大会被称为上个世纪“最盛大的佛教盛会”,参加仪式的有三十万人,但是至少有五十人死于这个法会。此等以邪法为正法,以杀生为慈悲,又被喇嘛们冠以佛教的名称,通行于天下,实在是迷惑了无数众生。所谓“藏传佛教”的实质其实是外道邪淫巫术之原始宗教,有智佛子当摒除其出佛教。

       楞严经四种清净决定明诲之二“阿难。又复世界六道众生,其心不偷,则不随其生死相续。汝修三昧,本出尘劳。偷心不除,尘不可出。纵有多智,禅定现前。如不断偷,必落邪道。上品精灵、中品妖魅、下品邪人,诸魅所著。彼等群邪亦有徒众。各各自谓成无上道。我灭度后末法之中,多此妖邪,炽盛世间,潜匿奸欺,称善知识。各自谓已得上人法。诱惑无识,恐令失心。所过之处,其家耗散。我教比丘循方乞食,令其舍贪,成菩提道。诸比丘等,不自熟食,寄于残生,旅泊三界,示一往还,去已无返。云何贼人假我衣服,裨贩如来,造种种业,皆言佛法,却非出家具戒比丘,为小乘道。由是疑误无量众生,堕无间狱。”

       藏密喇嘛教成就三界最大的偷盗业。依照楞严经的决定义来看,喇嘛教的其本质是最大、最名正言顺的附佛外道,传到汉地,几乎蒙蔽了所有的法师居士。由于他的这种外道邪恶淫的性力派原始宗教,以佛法的外衣,自称是佛门中的一门,进而入佛门攫取了佛门本有的信众资源和众多弟子的布施供养,从实际上来看成就了三界最大的盗业。也导致了佛教资源和法义的被镂空、取用,用自己的非佛法的断常外道见来代替佛法的真实教义。“密教兴而佛教亡”的史实又要在中土重演,佛教真正的三乘教义极难宏传,就在于喇嘛教的影响,他的断常外道法义入侵了整个佛法。世谓“宁可担金上庙,不可带草回家”,佛门是众生种福田修福田最好的地方。反之,如果以各种名义进入佛门,来窃取佛教的资源,所造成的罪业也是最大的。

       诸多活佛、喇嘛、仁波切常以佛菩萨自居,从而骗取信众的布施和供养,甚至堂而皇之的进住汉地的许多寺庙,踞坐三宝道场,传扬外道邪法。有些是藏地的活佛喇嘛直接进入汉地佛教寺庙,有些是派其弟子进入汉地寺庙,从现实的情况来看,喇嘛教的教义和宏传者已经深入佛门,侵蚀到了佛教的各个领域、各寺庙、各个佛学院。明的是以印顺法师的藏密格鲁派应成中观教义取代佛教的三乘教义,暗地里就是许多的喇嘛教的活佛喇嘛、居士,主动进入佛门宏传喇嘛教教义。以此观之,如果佛门弟子要承认喇嘛教是佛教无疑是自毁长城,自坏佛法,引盗入室。同时喇嘛教所成就的盗业是三界最大的盗业,因其以佛法僧的名义,在佛门内部来攫取佛教资源。

       喇嘛教成就了诸多大妄语,误导众生入邪途。楞严经四种决定明诲之三:“阿难。如是世界六道众生,虽则身心无杀盗淫,三行已圆,若大妄语,即三摩地不得清净,成爱见魔,失如来种。所谓未得谓得,未证言证。或求世间尊胜第一。谓前人言,我今已得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道,辟支佛乘,十地地前诸位菩萨。求彼礼忏,贪其供养。是一颠迦,销灭佛种。如人以刀断多罗木。佛记是人永殒善根,无复知见。沈三苦海,不成三昧。我灭度后,敕诸菩萨及阿罗汉,应身生彼末法之中,作种种形,度诸轮转。或作沙门白衣居士,人王宰官,童男童女,如是乃至淫女寡妇,奸偷屠贩,与其同事,称赞佛乘,令其身心入三摩地。终不自言我真菩萨,真阿罗汉,泄佛密因,轻言末学。唯除命终,阴有遗付。云何是人惑乱众生,成大妄语。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后复断除诸大妄语。是名如来先佛世尊,第四决定清净明诲。”

       依照佛陀的决定义来看,藏密的诸多喇嘛活佛及其其弟子,多称是某某佛菩萨再来,例如:著名的达赖喇嘛自称是观世音菩萨示现,班禅又是阿弥陀佛的转世。而著名的宗喀巴又是所谓十方三世的一切诸佛的总的示现,是释加世尊、阿弥陀世尊、观世音菩萨三者化身,宁玛派的华智仁波切也是如是的化身,此等明显的大妄语,却流行于世,蛊惑无数善良而真诚的佛子,导致许多迷于事相的佛子入了喇嘛教这一大险坑,或者是承认喇嘛教是佛门中的员,是诸多法门中的一种,甚至高于一切显教的法门。

       但是藏密的喇嘛和居士,却又在表面上承认汉地佛教及各种法门,嘴上也说很殊胜,却又暗地里称自己的藏密高于显教。在末法时代,众生迷于表相,陷于事物,又贪图迅速成佛,佛门内部真正证悟的又太少,少有人出头来破斥藏喇嘛教邪法取代真正佛法的事实。许多佛子不愿直接进进入佛教愿典,只愿法师居士讲法,或者只是看讲法的碟子,现在的许多法师居士已经被藏密的法义所染污,很难传达出真正的三乘正义,来让信众来辨别真伪邪正。三界最大的妄语产生于藏密喇嘛教里。凡夫众生多迷于事相,情执深重,自己发现了藏密的诸多邪谬之处,仍然不敢走出或者远离喇嘛教,深陷泥潭而不自知。其实喇嘛教的整个教义都是以“贪欲为道”为核心,宣扬“一切法空无自性”。宗喀巴《密宗道次第广论》里多其处直接强调“以欲贪为道”,以三界最粗重的男女欲事来成就他们的“佛道”,这个是在利用众生欲贪的习气,蛊惑藏密行者,而现在的社会现实就是众生淫习深重,好贪各种触受和感官享受,藏密用修宝瓶气、明点、拙火定的气功修法,来增强其性能力,认为这样可以更快的成佛。为了让修学藏密喇嘛教的信徒,信受其教义,打消其害怕因果报应的心理,又编造出“一切法空无自性”的法义,来来其杀生食肉、淫欲双修来开脱,声称行淫是“在欲行禅”,是在成就佛道。所以从最著名的《菩提道次第广论》《菩提道次第略论》《密宗道次第广论》等重要喇嘛教经典,都在宣扬这种断灭见的错误法义,一方面为自己的各种不如法行为作开脱,一方面来为信徒惧怕因果来作理论基础。

       佛教从戒律来看,佛子皆不能干涉国政,也不能去谋求国家的政权,但是喇嘛教的传统就是政教合一。藏密的许多活佛喇嘛,不顾中国的国情,一直在谋求西藏的独立,企图来分裂中国。他们具有极其明显的政治企图,同时又在以自己的喇嘛教义来作为根本支撑。在历史上就在用国家的力量来推广喇嘛教,一直到当代,喇嘛活佛仍然用“藏传佛教”的名义,夹杂自己的政治企图进入汉地佛教,希望用喇嘛教的教义来统治汉地许多代佛教信众。甚至妄想用喇嘛来统治整个世界。引入密教双修法鬼神法到藏地的莲花生,在公元八世纪就预测“当铁鸟飞,马儿在轮上滚动,佛教将进入红人之国”,这个预测是喇嘛教想要统治全世界的狂妄之想,也可以看出喇嘛教的政治企图是有其久远的传承,以至达喇嘛的高足札原彰晃就抱着这样的妄想,以喇嘛教的香巴拉传说创建奥姆真理教,杀戮众生大搞双修,认为这样可以将人带入他们臆想中的香巴拉净土。现在藏地的活佛,常常在私下里,经常要表露希求独立的倾向。

       在藏密发展历史上五大喇嘛教派,常常发生各种争斗、战争,但是到了当代,自从1949年以年,废除了血腥的农奴制以后,喇嘛教的五大教终于扭成了一股绳,形成了一直对外的格局,出现互通有无局面。在教理上和实际修持上相互交流,在红教的五明佛学院,可以学习到各个教派的东西。从藏密喇嘛教的广传到汉地,再到世界各地,以至他们鼓动国外反华势力,让达敕喇嘛得到了“诺贝尔和平奖”以增强其喇嘛教的势力。纵观诸多事实,藏密兴于汉地,传遍世界各地,这里包含了活佛喇嘛们深刻的政治企图,喇嘛教在佛门里合法化,在社会各界面前合法化,这一切都是为喇嘛们找回喇嘛王国的梦想作各种铺垫。

       以佛陀亲自开演的楞严经的决定义来看喇嘛教,可以发现藏传“佛教”非佛教的外道本质。佛陀在每一个决定义之后都说“如我所说,名为佛说。不如此说,即波旬说。”真佛子当依教而行,真实的信受佛陀甚深教诲,以免落入外道断常坑。如果佛门的弟子承认喇嘛教是佛教,也就是喇嘛教弘扬的重要土壤。将藏密喇嘛教摒除到佛门外,并不会造诽谤三宝之罪业,因其是是外道邪法非佛法故。真佛子当发大心破斥藏密喇嘛教,是护持世尊之正法之行。反之,佛教将会在喇嘛教的紧逼下,会很快名存实亡。就象当年印度“密教兴而佛教亡”的历史。佛门内的法师居士们,不要迷于喇嘛教披着佛法外衣的表相,就承认喇嘛教是佛教了,要观其真实的教义和实际行持是否符合世尊的言教、戒律;也不要迷于有诸多大师和名师在宏传藏密的事相,要真正的回归到佛陀的教义、戒律,不要违背经教、戒律,从而成就破坏佛法的大罪业。

       藏密喇嘛及其居士明显在违背楞严经的四种清净决定明诲,却又在多方找借口,来为自己破法行为和破戒行为作开脱。真正要想得到真实解脱利益和成就佛菩提利益的佛子,应当断然远离喇嘛教,不承认其是佛教,并将这些外道邪淫的法义修持摒除出佛教。有智佛子,也不要为破斥藏传“佛教”而生烦恼,也不要为破斥持藏密邪见者而生怖畏,破斥藏密主要在于让佛子不受外道法义的蛊惑,不造破坏佛法的罪业,回归真正的佛法大义;这当然不是所谓的说人过罪,佛陀所制之戒律是对于佛子都在修学正法的基础上而言,都是修学真正佛法的行者,如有诸种罪过,当然不能恶意言其身口意之罪过。并不是说外道来破坏佛法,而坐视不理,若有外道来破坏佛法,一切佛子都应该出面来护持正法。有外道披着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的外衣,来篡改佛法正义,窃取佛教资源,破坏佛法,凡是佛子都有义务出来破斥,护持世尊正法,不作《大般涅槃经》中佛陀所说的“秃人、秃居士”。

       就现实情况而言,在末法时代确实是有许多的魔眷属,披着三宝弟子的外衣,进入佛门来破坏佛法,用外道法义来替代真实的佛法,用邪法来摄受不明真相的佛子入大险坑。所以在汉地有许多的法师居士,也迷惑于藏密喇嘛教的教义和修持,有些汉地佛子已经实际的皈依了喇嘛教,却又有佛门善知识的身份,让许多的佛子身处外道邪法坑而不自知。真正的佛法教义得不到宏传,反而受到各个方面的抵制,甚至直接焚毁正法书籍,更有甚者要直接否定佛陀的三乘教义,诽谤大乘楞严经的也大有人在。只要藏密喇嘛们不称自己是佛教,佛子不入藏密邪见坑,也就不会有人出来依佛经戒律来破斥藏密喇嘛教。愿有更多的佛子能够明白真相,舍离藏密喇嘛教邪法,回归到佛陀的真实言教和戒律,能够有真实的解脱功德受用与佛菩提道的功德受用。

作者:皓月明
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a1cd530100evra.html

留言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