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新闻网:藏传佛教的「绿度母」─密宗的满天神佛?系列之一

更新日期:2011/08/21 07:42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正觉教育基金会成立之目的,是从事于哲学、宗教类的社会教育;许多真心新闻网的读者,曾来电询问关于藏传佛教「绿度母」的资讯,也有义工在分发DM过程中遇到人们请问。正觉教育基金会执行长张公僕先生表示,「绿度母」是藏传佛教特地编造出来的神话,目的是为了哄骗女性以「她」为榜样,心甘情愿的成为双身修法中的「佛母」,还自以为是「慈悲」「救护众生」的行愿,与「佛母」(般若波罗蜜──解脱的智慧到彼岸)全然无关,是一种无稽又无耻的千年骗局。

张执行长表示,绿度母的来源本是「多罗菩萨」;多罗菩萨的信仰在古印度时代就非常的流行,包括从那烂陀大学遗迹所出土的佛菩萨像中,有很多就是多罗菩萨像;现在的菩提伽耶大觉塔上,还是保留雕刻著多罗菩萨像。「多罗菩萨」的定位虽不甚清楚,但是其造像出土时,尚多为金身造型;直到后期喇嘛大力推崇绿度母崇拜,就假託绿度母是多罗菩萨,才把多罗菩萨改成绿身,名义也改成「度母」。
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009052702103

也有人以学术考证的角度研究关于度母崇拜的起源,不少学者都认为它源于古代,盛行于爱琴海——非亚地区的大女神崇拜;多罗可被视作远古时期印度土著的大女神,是印度当地人民虔信的主要形式。以后,她发展成为在佛教、印度教以及耆那教中皆赫赫有名的大女神。执行长指出,正是因为有这样在古印度被普遍接受,又是女性神祇的身分,因此就被藏传佛教祖师相中,而加以改造附会为与观世音菩萨有关,最终成为绿度母。

执行长指出,藏传佛教为了帮「绿度母」造神,还不惜大费周章前后编了「三次发愿」的神话:
        第一次发愿是说,在无量劫前有一公主名「般若月」(或译为「慧月」),天生善根深植,礼敬三宝,诸比丘众都赞嘆祂道:「若是能至心于佛前发愿,一切所愿必能成就,那么您何不发愿转变女身成男,方便修行呢?」般若月公主就说云:「我观此处无男亦无女,无人无识亦无我,男女名称皆虚假,世间劣智迷惑生。」接著继续说道:「从来以男身修行佛道的人是很多的,可是以女身修行佛道的却很少。所以我今日于佛前发愿直至虚空界毁坏之时,我都以女身度化一切众生。」

第二次发愿时,度母又曾经在不空成就佛面前,发愿曰:「愿我能护持十方一切苦难的众生,并且降服一切魔障,从此九十五大劫中,每天都能度化百万众生,使其身心安稳快乐。」诸佛感佩祂的愿行,故赐名「度母」,以其能度化众生、施予无畏的缘故。

第三次发愿说是大悲观世音菩萨因为悲悯苍生,无量劫来轮迴六道受无量诸苦而不由得悄然落泪,其双眼的泪水顿时各变现出绿度母和白度母,各自合掌恭敬向观音菩萨同声说道:「菩萨!您不要担心,我等誓度一切流转生死苦海的众生,为菩萨分担救度众生的悲愿。」因此说度母是观音悲泪的化身。

张执行长一一破斥表示,在第一个所谓「发愿」中,藏传佛教装模作样的还编了一首偈子来故作玄虚,其实它的内容根本不符合般若中观的义理,所谓「无人无识亦无我」,不但把蕴处界法全部「无」掉了,也把出生蕴处界法的「本识」无掉,这就显示了藏传佛教「一切法空」的断灭见思想,根本不是佛教的般若中观。

再者既然说「此处无男亦无女」「男女名称皆虚假」,却还偏偏要执著女身?执行长指出,这若不是它发愿时自己说的「世间劣智迷惑生」,便是藏传佛教早就铁了心,一味要打造一个「以女身度化一切众生」的「度母」之故。故事是「皆虚假」的,弄出个「度母」为榜样,来准备为双身法号召、储备众多「佛母」,方便一代又一代的喇嘛们随时随地都能有愿意提供色身的女性,这才是真的。

至于第二次「发愿」,执行长表示,那很明显是在宣示「绿度母」这根标竿,无论在崇拜依止,或是进修法门时的信条,也就是「每天都能度化百万众生,使其身心安稳快乐。」这样的说法高调而令人无法瞭解信受;执行长直接讲白了:就是在铺陈「每天要修双身法让人『多多益爽』」的意思。建立了这样的基本共识,以后在修度母法、行度母行的时候,可就要无怨无悔心甘情愿了。

最令人陶醉心动的还是第三次「发愿」,执行长表示,单看观音垂泪就令人感动不捨,何况泪珠儿还能发愿化身为度母,分担观世音度众生的悲愿,这简直凄美得不让「格林童话」专美于前。可是执行长指出,漫说观世音菩萨没有闲工夫去修「两眼分别流出不同颜色泪珠」这类无关三乘菩提的魔术法,纵使真有这样的眼泪,像这一类的「非情」,既不属「有情」尚不在被度之列,何况还能如何度人?藏传佛教把文学和卡通动漫中的「拟人」手法拿来造神,创意是足够了,但是玩笑也开得太大;如果众生真的相信,观世音菩萨恐怕真要流泪了。

张执行长进一步破斥说:「绿度母」只是藏传佛教穿凿附会为观世音菩萨,她的本质是喜爱淫乐的鬼神,真正的佛经里不曾出现过「绿度母」。观世音菩萨本身就是慈悲的化身了,又何必要藉著自己眼泪「头上安头」、叠床架屋,再变出另一尊「绿度母」?《法华经》〈普门品〉中分明赞叹观世音菩萨有三十二应化身,在生死苦海中,随缘赴感救护众生;这已成为「家家观世音」的东土众所知晓的。此外,诸佛菩萨的禅定所感的光色都是纯白毫光色,而智慧的光色则是纯金光;在纯白及纯金的光色中,闪耀著明亮的青黄赤白等细緻光辉;藏传佛教的绿绿红红阴沉晦暗的纯蓝、纯红…等光色,其实都是罗剎鬼魅以及魔界众生的欲界色光。

度母神圣地位被藏传佛教刻意渲染,度母崇拜也在经过长时间和广泛洗脑之后,在西藏僧俗大众的心目中,具有极其崇高的地位。人们普遍的认为落难时,仅仅呼唤女神的名号,就足以获得她的保护。甚至有说:「她的真言一旦出口,即使一个人的脑袋被砍掉,或被千刀万剐,他也还依然活著。」无稽竟至于此。到了最后,西藏人民甚至把她视作自己的始祖。关于藏民族起源的一个神话中提到,观世音菩萨化身为猴子,与化作罗刹女的度母结合,生下后代,逐渐繁衍为藏民族。这一说法甚至被收入正式的西藏史书与藏传「佛教」经典当中。

执行长指出,西藏人民和此娑婆世界任何人种都一样尊贵,始祖都是劫初从光音天下生来的;藏传佛教为了自身要生存发展,刻意贬低藏胞,创造神话而把藏胞拉下到和自己同样的鄙劣种性当中。执行长指出,把观世音菩萨的出生化为猴子并和罗剎女杂交,生下藏民族而繁衍,这是何其亵渎古佛倒驾慈航的妙觉菩萨?这样的描抹只是在彰显藏传佛教自身相应的有情心性:畜生和罗剎本质。并且先给藏胞做贬抑性的催眠,以便他们在推行其罗剎邪法仪轨和双身淫恶修行时,有其合理化依据。执行长不禁嘆息,这「绿度母」崇拜愚民手段的缜密设计,是何等恶毒与可怕的啊!

执行长指出,正因为「绿度母」崇拜可以愚民而广弘,有利于藏传佛教的发展,因此,歷来曾经修持度母法门的藏传佛教祖师不可胜记,著名的有:帝洛巴(宁玛派的始祖)、那洛巴(帝洛巴的弟子)、安慧(《大乘广五蕴论》的作者)、月称、月官(安慧的弟子)、清辨、阿底峡等等。经过这些密宗祖师的弘传,「绿度母」崇拜在藏传佛教中早已根深柢固了,致使西藏后弘期(西元978年—)发展起来的主要教派,如宁玛派、萨迦派、格鲁派、噶举派,虽各自都有本派的本尊神,却又无一例外地认为自己是阿底峡的直系传人,皆虔诚地信奉度母,将其称作本教派的保护神。

那么,当「绿度母」造神运动完成,藏传佛教赋予她什么样的内涵、形象和任务呢?张执行长指出,藏传佛教走到哪里都改不了弘传双身修法的本性,它的教义就是要时时寻觅许多年轻美丽而合适的女信徒,每日、每夜合修双身法。就「绿度母」来说,有说绿度母是文殊菩萨的佛母,也有说绿度母又为北方不空成就佛之佛母,表成所作智,具度生之大力。更有说度母也可以偶或充当某位本尊(如马头明王)的明妃,但基本的形象是「独来独往」的。换句话说,藏传佛教要「绿度母」给女性信众竖立起什么样的范式呢?那就是「配谁都可以」、「多P为人受用」,或是「逢缘时人尽可夫」不受拘限。藏传佛教就这样透过为「绿度母」打造的形象,把这些偏差的「性爱价值观」,灌输给藏地妇女和其教内信众。多少「绿度母」的崇拜、信奉者,就如此不明究里的成为藏传佛教喇嘛、上师修行无上瑜伽时「货源不断」的明妃、佛母。

藏传佛教还宣称绿度母是「诸佛菩萨的事业代表」,并称作「三世诸佛之母」与「一切众生之母」等等。又说多罗菩萨为了不同根器的众生,不断的增生繁殖,又化现了二十一度母、五百度母等等,包括了非常有名的「白度母」、「红度母」等等,另外像是「辩才天女(妙音天女)」、「吉祥天女」「孔雀明王」「金刚亥母」等等,全都是度母的化现,于是满天遍布了藏传佛教神话的度母。

执行长直下破斥表示,真正所谓「诸佛菩萨的事业」就是救护众生,使之「开示悟入佛之知见」,是实证三乘菩提而非双身法的乐空双运识阴境界。藏传佛教形容的绿度母:「具足一切息增怀诛的功用,消除一切众生的烦恼、痛苦,满足一切众生愿求,能令现世富贵、长寿、平安、吉祥,消除诸病苦、魔障等等。」完全是在世间有漏福德的鬼神感应上用心,这怎么会是观世音菩萨的意旨呢?

执行长还指出,其实藏传佛教所说的「事业」,和一般人用这个名词时的意旨大不相同,是指双身法的实修而非仅只观想而已。如莲花生之主张若有人久修明点与脉气而不能增长者,亦可藉助于女人而修练明点:【欲令明点增长,行事业手印(可用明妃而修双身法),当用十六岁(女人)莲(阴户)乳皆肥者,腰细令男(性密宗行者)生不忍(之)乐,自他本尊身明显(观想自己与明妃之本尊明显)。……】又如藏传佛教的陈健民上师也如是说:【无上瑜伽部、分二道:一为方便道,或曰贪道,必修事业手印(必须修双身法之淫乐事业);二为解脱道,即大手印,或曰光明大手印。】由此可知作为藏传佛教「诸佛菩萨的事业代表」的绿度母,她的双身法「事业」纵使极为忙碌,也与「救护众生」全然无关,只会导致众生跟著她下堕鬼神道。

执行长继续阐述,所谓「三世诸佛之母」,指的是佛法中的般若智慧,是成佛所需的如来藏实相的「一切种智」,所以说一切三世诸佛都从般若中出生,这是把抽象的法义意象化,使得菩萨的说法因为譬喻而生动易懂;然而藏传佛教东施效颦,说「三世诸佛」是「绿度母」生出来的,如此则把真实法说成虚妄法了,把究竟之理说成是生灭的事相而贻笑大方了。甚至还说绿度母是「一切众生之母」,既是「众生」之母,又是「诸佛」之母,那就是「一母到底」,开始在为「即身成佛」双身法作铺陈准备了,大众可得特别小心。藏传佛教自已的法义错乱不清,却假藉佛法的名词来穿凿附会,从这些地方显然可见。

在宗教中神明的示现,他们的神话故事背景,和角色形象的表徵,往往就代表了他对众生的教示,也表达出他想表达的特定法门。然而所谓「妙音天女」是何方神圣呢?执行长提示,「妙音天女」,本来是印度教创世者梵天,从自己身体里诞生出来的女儿,后又娶她为妻,因此「妙音天女」显然是乱伦的角色和象徵;藏传佛教中又把她收纳为文殊菩萨的「慈悲空行母」明妃,真是不伦不类的行为。但因为她的本义是「水声」,印度人把水声神格化,使她成为掌管技艺、辩才、声乐、音乐的女神。所以藏密中的妙音天女是自外道纳入藏传的假佛法,象徵了「声色」和「淫乱」的角色。

至于所谓「孔雀明王」,就更是语焉不详、交代不清了;跨骑著鸟类畜生的「佛母」,它是从金翅鸟信仰衍生出来的神明,是代表印度某特定种性的神明崇拜。乃至其他林林总总的各色天女、二十一度母、五百度母……无不是诱引女性进入藏传佛教双身法的心理投射和理由化。执行长指出,藏传佛教常常吹嘘自己是神佛满天,其实里面光怪陆离的鬼神妖怪多得不得了,他们吹嘘的满天神佛正是这类鬼神所化现;因此,在藏传佛教中一会儿甲是乙的本尊,一会儿丙又是丁的分身,然后又牵扯丁是甲所生,丙是乙化现,到最后谁也说不清谁是谁了,这种现象在「绿度母」身上可谓是具足体现了。

执行长要大家认清,「绿度母」绝对不是像藏传佛教所说的观世音菩萨的化身,更没有慈悲救护众生的能力和功德,盲目信仰和崇拜,是不可能得到佛法三乘菩提中的实证利益的;相反的她是藏传佛教最秘而不宣的双身修法的象徵和诱示,尤其是对女性信众,无论是称名、观想或是持其邪咒,都会让自己一步步在不知不觉中身陷邪淫的罗网,千万不要因好奇而接近,应该尽速远离才是有智慧者。(採访组报导)20110821

正觉同修会採访组

关键词: 双身法 , 仁波切 , 喇嘛教 , 密宗 , 藏传佛教

上一篇: 藏密真相:转世
下一篇: 藏密真相:赌坊传奇(转世今谭?之一)

相关文章
访客评论
目前还没有人评论,您发表点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