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了你」就是「度了你」? 宗喀巴著《谭崔十四根本堕戒释》的评析‧之五十一

更新日期:2016/11/03     08:00

(真心新闻网採访组台北报导)宗喀巴的「谭崔第十根本堕戒释」仅只谈到第一分项的「犯罪对象」就具见一片刀光剑影、嗔心杀气;本文讲到「罪犯行为」更是有一大堆的歪理与行门,用来支撑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的「暴行方便法门」,他们一再强调「杀人」乃是「度人」,因此密宗人士从事「诛法」的修行,或是实际上种种方便行杀,例如达赖在印度达兰沙拉对同属密宗的雄天派信徒,暗中加以杀害……等,都还觉得理直气壮有诸「功德」,既见其「贪嗔可恶」,又觉得其「愚痴堪悯」,全都源于对宗喀巴邪见的信仰。请看原文:

原文:

二、此戒之犯行,是指与恶辈之人为友,或是在身口意行上慈悲于恶辈之人。有义说,即便在行使暴力法门对治恶人时,行者心中亦应具有慈悲;因为行者心中慈爱于怨敌,因此并不违犯此根本堕戒。那波巴与桑提巴的释义,同于此说。他们都说:唯有将怨敌当成朋友者,才违犯此根本堕戒,如果是无法使用暴力法门对治于恶人,这样并不违犯此根本堕戒。

宗喀巴第十根本堕戒释」的第二点谈「犯行」,并不是谭崔修行的当事人作了什么恶,相反的,只是表现出善意「与恶辈之人为友」,或是仅在身口意上「慈悲于恶辈之人」时,在宗喀巴眼中便是犯了堕戒;而所谓「恶辈之人」,不过是前文所说之「轻毁喇嘛」者。这真是一种奇怪的禁戒,宁可教导人与人为敌仇视怨怼,也不要人与人间相互友善慈悲对待,令人百思不解。

宗喀巴还说:「即便在行使暴力法门对治恶人时,行者心中亦应具有慈悲。」令人困惑的是,如何在对方根本没有过错,而自己又不将怨敌当朋友,下手打杀之际,行者心中却说是「具有慈悲」;如是兇狠刚强的行为,如何能解释为出于调柔宽容的心思?分明不可能!可是宗喀巴却诠释说这样的「慈爱于怨敌」(比方说是:「带着微笑下刀杀人」),是不犯此戒的。宗喀巴说,那波巴与桑提巴这两位在「谭崔十四根本堕戒释」始终蛇鼠一窝的游民瑜伽师,也同作此说。这反而使我们怀疑,本段中所谓「有义」,其实就是宗喀巴自己归纳其他沆瀣一气的说法,自己提出来的,目的在说服谭崔学人在排除异己、打击对手时,可以尽管下狠手,只要自我催眠「慈爱于怨敌」,就可以百无禁忌万事OK。

宗喀巴更藉「那波巴与桑提巴」之口说:「唯有将怨敌当成朋友者,才违犯此根本堕戒。」这样的事理逻辑更令人非疑他心中的所思:「宁可心中慈爱到给他死,也不许交个朋友让他活。」也就是不准「活度」,只准「杀度」,我们从这里可以知道,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对于他们认为的「邪劣众生」,包括不信受谭崔法教者,轻毁喇嘛者,尤其是挺身站出,为佛教正法摧邪显正直接威胁到喇嘛教者,是多么的「深恶痛绝」,一心意欲「置之死地而后方休」;也因此可以理解,平实导师及所领导的正觉同修会、正觉教育基金会诸菩萨,挺身护教摧邪,是多么勇勐、多么无畏,希有难得令人赞叹。好在台湾是个民主法治的社会,不是政教合一的古西藏,正法的威德力也令邪魔不敢嚣张莽动,宗喀巴也给其徒子徒孙一个下台阶的自圆说词:「如果是无法使用暴力法门对治于『恶人』,这样并不违犯此根本堕戒。

原文:

问:为何在《六面怒尊谭崔密续》里,先说「智者不应行杀法,救度有情」,后文却说:

      对治恶人故,应公开对其施咒、以法器击碎、定中行杀,以致毒药成就。      若不行者,违犯根本誓愿。

藏传佛教四大教派传承于印度教外道,又混入藏地本土原始信仰内容,更假借佛教名相,因此法义驳杂混乱,矛盾错谬非止一处,类似以上前言不搭后语的,不知凡几,辨不胜辨。前面《六面怒尊谭崔密续》中所言:「智者不应行杀法,救度有情」一句,本身在佛法中就讲不通,既言「救度」,哪里还有什么「杀法」应行不应行的讨论?以杀法而奢言救度,只有谭崔外道法义有之,佛法从无这样的说词。其「后文」中的一系列「杀法」,纯粹是匪类恶贼行径,闻之令人髮指,竟还怂恿其徒众进行,说为:「若不行者,违犯根本誓愿。」这样以恐吓教唆杀人者,世间法律且不能容,更何况连起心都不许的佛教戒律?

我们且藉宗喀巴于其「戒释」中所引用者,试分析这些杀因、杀缘、杀法、杀业:

  1. 公开施咒喇嘛教有所谓「息、增、怀、诛」四种事业,说是可以「一面调伏善心有情,一面慑伏恶心魔军」,其中「」法,是指祈祷鬼神加祸于敌人的诅咒仪式,然而密咒所感召之「护法」众,多为山精鬼魅等低层次鬼神,因此其力用往往有限,只能恐吓谭崔自家人。
  2. 法器击碎密宗法器除铃、杵之外,更有许多古怪,亦多有人皮、人骨等制成者,本身已令人见之不寒而慄,今更言直接以法器为兵器,迳行「击碎」之,令人不知喇嘛教之制作「法器」到底何为?
  3. 定中行杀:所谓「定中行杀」一是得在「定中」,二是得起「行杀」的作意,这就得要在初禅的有觉有观三眛中,最好还得修得神通才成。然而谭崔瑜伽都不离欲界贪,以致诸法王及所有喇嘛连初禅都不可能证得,因此,所谓「定中行杀」只是自欺欺人的妄想,顶多是立意行杀「心得决定」而已。
  4. 毒药成就:然而《梵网经》菩萨戒分明禁制:和合百种毒药、千种毒药、蛇毒、生金银毒、蛊毒等并斥责为都无慈愍心,无孝顺心。因此以毒药杀害众生,佛所不许,喇嘛教反而宣称「若不行者,违犯根本誓愿。」显见非佛弟子所言;喇嘛教说以上「对治恶人故」,事实上主张如此,依此奉行,其本身才是恶人。

原文:

答:具慈悲的圣者,因为有能力能够令死者往生佛国净土,能令死者回魂具识,并且知晓于过去未来世的缘故,因此如果遇上即将要造无量世苦果的恶人辈时,若无他法能够阻止恶行,可以施行暴行方便法门阻止其犯下大恶过失。但是,如果对无恶行的众生施以暴行方便法门,那便是犯下大恶业行。

宗喀巴于此所说「具慈悲的圣者,因为有能力能够令死者往生佛国净土,能令死者回魂具识,并且知晓于过去未来世……。」完全是胡说八道,正是不懂佛法不了实相者言。因为往生佛国净土有其条件,除了诸佛摄受的本愿之外,欲往生者还要有诸般相应的条件。如往生西方极乐净土,就得要有发愿往生的信、愿、行,以及三福净业圆满。《阿弥陀经》中说:「不得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因此宗喀巴说「具慈悲的圣者」「有能力能够令死者往生佛国净土」完全是无稽妄想,其妄语的目的,一来仍在为其「暴行方便法门」找合理化藉口;二来则是意欲笼罩信徒,让人误以为:喇嘛教中有「佛法」,而彼上师真有「道行」。

密宗喇嘛令死者往生净土不可能,「能令死者回魂具识」亦为笑话。所谓「回魂」者具的是那个识?若如宗喀巴所言「知晓于过去未来世」,则为第六「意识」,然而意识不能独立自存,必以意根为俱有依,且二者同为第八阿赖耶识所生,若捨第八识唯具意识,则必然是外灵入侵暂时借尸还魂,所回者并非为死者本人,徒然捞漉一具行尸走肉,没有实质意义;若方便称说所回之魂即是第八阿赖耶识,亦有语病不称法理,因为各各有情的真心阿赖耶识,无形无相远离六尘,并不受差遣于任何他人,一旦捨离五蕴身心,焉有喇嘛上师如实「能令死者回魂具识」?而宗喀巴在《广论》中公开否定第八识如来藏的存在,以意识取代了第八识的各种功能,显见所有喇嘛上师连自己的第八识何在犹未梦见,故此说仍是妄想戏论,笼罩谭崔信徒而已。

至于宗喀巴后文所说的,「若无他法能够阻止恶行,可以施行暴行方便法门阻止其犯下大恶过失。但是,如果对无恶行的众生施以暴行方便法门,那便是犯下大恶业行。」前一句只是重申旧意,后一句则是门面语言,虚晃一招,故示本条谭崔堕戒亦有开遮持犯之讲求,不是马虎唿咙之意。然而─一识者观之,这又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漏馅的老梗了。

原文:

《胜乐金刚密续莲花度母论》中说:

   暴行方便法门,唯具格瑜伽师者得能施行,谓有迁识出身令生净土佛国      力者、迁他人识復生死者力者。若恶人辈,予以防范,犹来侵扰毁坏三宝,应祈请诸佛菩萨加批功德,并起智慧慈悲观想,于恶人辈施以暴行方便法门

然而所谓「暴行方便法门」对一般正常人,实在很难有说服力,因此宗喀巴此处自动作了一些修正,他说:「唯具格瑜伽师者得能施行」,以这样来圆谎,顺便吹嘘谭崔上师的证量和法力,以增加超现实的神秘感。那什么叫作「具格瑜伽师」呢?宗喀巴明言是「谓有迁识出身令生净土佛国力者、迁他人识復生死者力者。

这个「有迁识能力者」的说法,正是前文描述的「有能力能够令死者往生佛国净土,能令死者回魂具识,并且知晓于过去未来世」的具体化。换句话说,上一段中的描述是引发好奇的「伏笔」,目的正是为了先做好吊胃口铺陈,好在本段文字中行销喇嘛教中虚妄不实的「迁识」「破瓦」邪法。

密宗所言迁识,就是用观想的方法,将自身的本识作「迁往」想要往生净土之想,则捨寿后就用这样的观想,就能将自己之本识如愿迁往净土,不堕恶道生死轮迴;或是「有法力者」以同样的观想法门,「加持」其他死者往生净土。喇嘛教就称这些外于佛法而虚妄施设的观想之法为「迁识法」。这种「迁识法」如果是真实法,应该可以证验,然而自古至今,迄无一人可于在世时证验,或是令他人同等证验;都是喇嘛上师代为吹嘘,说已死的祖师如何成就「迁识法」,其在世之活人弟子只能听信而无法证验,因为这已成为标准的「死无对证」,将头顶插入莎草说为往生净土,假藏传佛教四大教派以此不断吹嘘他们独门的「迁识法」,但这种说法根本违背了「观无量寿经」等经典中所述往生净土之条件。

密宗祖师自己无法「迁识」往生佛国,则「迁他人识」「能够令死者往生佛国净土」,就更是妄想中的妄想。平实导师早已在所着《狂密与真密》〈第3辑〉中开示得很明白:「密宗诸人强言如是『加持』必能往生『净土』者,则彼净土绝非诸佛之净土,必是密宗祖师所相应之鬼神所设之『乌金净土、空行净土、乐空净土、罗剎净土』等密法净土,乃是鬼神法界之境界,非是佛教经法中所说之净土也。是故密宗迁识法』所说之往生净土,其法不可信受,与真正之佛法无关故;往生诸佛净土者,要须自身之修行条件符合所往生佛土彼佛所设之条件与别愿,绝非如是迁识之法所可往生故。(註一)

註一:平实导师着《狂密与真密》〈第3辑〉P810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2002年6月初版

自行迁识、迁他人识都是穷极无聊的妄想,这是因为:想要迁识时,一定要先认知含藏自己所有种子的根本识何在,才能进一步谈到迁识的可能性。但宗喀巴及达赖等谭崔行者全都否定含藏种子的第八识,公开否定其存在,这个迁识法就不可能成就。当他们改认意识是含藏种子的心时,智者却已在书中广说意识无法含藏种子的各种理由,具体破斥其说,则其所说迁移意识而成就迁识法的主张,已被证明全属空想邪见;因为迁识法所迁的识若是指意识,则迁识法进行时,还得先找意识的俱有依──意根、法尘、如来藏,同时将此三法一併迁移方能迁移意识等六识心,否则喇嘛们何能将意识迁往别处?证明迁识法是不懂佛法者依于妄想无知而建立。退一万步说,纵使喇嘛们真能单独迁走众生或自己的意识心,是故起意将他人杀死,也不符合方便慈悲的作为与戒律规范;因此,密教祖师依观想而作所谓的「迁识」之法和「杀度」,也就是宗喀巴一再强调又自诩的「暴行方便门」,根本只是「若自杀、教人杀、方便杀」的「杀因、杀缘、杀法、杀业」而已,与「慈悲」、「智慧」无关,与「持戒」「度人」也无关,纯粹是佛法戒律上的重罪,做了就犯「波罗夷」罪。 平实导师破斥曰:「诛杀他人已,所修『迁识法,欲迁死者之根本识往生极乐世界者,亦是妄想之法,何有能力迁彼亡者之根本识耶?所以者何?谓密宗诸师尚且不知不证自己之根本识,何况有力能迁被杀者之根本识?无是理也!

导师更痛斥密宗的所谓「诛法」:「纵使修彼诛法,真能驱遣鬼神而杀他人者,其心险恶,绝非学佛之人所应为也。而彼等密宗之『迁识法』既是妄想,非真能迁移被杀者之本识往生极乐,则彼等密宗上师诛杀他人后,而言以『迁识法观想被杀者之根本识往生极乐,谓为慈悲者,即成无义。无义之法,密宗行者应知远离,莫再为彼所惑。(註二)藏传佛教四大教派内,中毒尚未深重之学人,若听闻所谓「暴行方便门」,或是能够收拾善后消罪灭证的「迁识法」,尚在犹疑未信者,应该三復斯言,从而勐醒速求远离喇嘛邪教。(採访组报导)20161103

註二:平实导师着《狂密与真密》〈第3辑〉P1042正智出版社有限公司2002年6月初版

正觉教育基金会採访组

转载自正觉教育基金会全球资讯网http://foundation.enlighten.org.tw/trueheart/470

关键词: 藏传佛教 , 喇嘛教 , 达赖喇嘛

上一篇: 评藏传佛教在台湾发展过程中的弊端 第八则:无上瑜伽的门户之见
下一篇: 浅谈上师相应法 第十一则 莲师七支祈请文之意函(五)

相关文章
访客评论
目前还没有人评论,您发表点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