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护佛子向正道(连载79)----游宗明老师

  论释印顺说龙树无著二圣立说之所依如何可一

  释印顺将大乘佛法割裂为“性空唯名、虚妄唯识、真常唯心”三系,他说:“这三系,有时会使人迷惑,不免有互相乖角的情形。”1 释印顺还恣意将 龙树菩萨、无著菩萨归类为“性空唯名、虚妄唯识”论者,他在《无诤之辩》2 中说:

  然龙树学以无自性故缘起,若有自性如毫厘许者,则缘起不成。无著学则若一切法都无自性,则缘起不成;以由自相安立故,亦胜义有。二圣立说之所依,如何可一?(页102)

  又说:“我是以性空唯名论为究竟了义的,……”(《无诤之辩》页137)

  然而他的师父太虚法师却二度为文批评:【印顺法师……似因庄严“独尊龙树”之主见,将大乘时代揉成离支破碎,殊应矫正。】(《太虚大师全书》3册25,页48-49)【而冀不以“独尊龙树”,乃前没马鸣而后摈无著,揉成支离破碎也!】(《太虚大师全书》册25,页59-60)学人看到这师徒二位的不同说法,若自己无择法眼,又没有值遇到真正的善知识,必定会茫然而不知道哪一个才对?从释印顺的说法看来好像佛法所说并不一致,似乎有互相冲突与矛盾的问题,其实这是释印顺自己无法如实理解经论所说的真实义理,但这是释印顺的问题,不是佛法有“互相乖角”的问题。

  释印顺说“龙树学以无自性故缘起,若有自性如毫厘许者,则缘起不成”,这是释印顺误解 龙树菩萨所说的真实义,故而将缘起所生诸法的世间自性与实相心的真实自性混为一谭,而拨无根本因的无因论谬说。然实则 龙树菩萨所说的是:缘起所生诸法都没有常住不坏的真实自体性,都是由具有真实自性的根本因—常住法第八识如来藏—藉种种缘而生、而显乃至坏灭,是依于根本因的真实自性而说诸法无自性,这才是 龙树菩萨所说“诸法无自性”的正理;若无根本因第八识的真实自性,则缘起所生诸法尚且不能出生及存在,而彼“诸法无自性”又如何能建立?缘起所生诸法都是藉种种缘才能生起,其所藉诸缘也同样是缘生之法,缘生之法既不能自己出生自己,当然也不能出生他法,既然没有能生的自体性,则共同和合也不可能出生任何一法!所以,必然是有一个能出生诸法的根本因存在,否则诸法岂不皆是无因而起?因此,圣 龙树菩萨开示的是“诸法不自生,亦不从他生,不共不无因,是故知无生”的八识论正理,不是释印顺拨无根本因的一切法空、性空唯名之谬论。释印顺不能理解般若经论所说“诸法无自性”的真实义,他不知道诸法无自性的现象必须要依于有真实自性的根本因才能存在,而他否定了根本因第八识真实自性的存在来说诸法无自性,误以为现象界诸法藉“缘”而“起”的现相,就是法界的真实相,落入诸法无因唯缘就能出生的无因论外道见,却还栽赃嫁祸圣 龙树菩萨的真实中观等同于他的性空唯名之谬论,他将圣 龙树菩萨归为性空唯名论者,“以性空唯名论为究竟了义”,太虚法师因而说他“独尊龙树”,误会大矣!圣 龙树菩萨所说的性空是函盖了空性与空相的,是依于实相法─第八识─空性心而说性空,释印顺却是拨无空性心如来藏的存在而说性空,其本质实为顽空、断灭空,正是圣 龙树菩萨所破斥的外道见;释印顺不解 龙树菩萨所说的真实义,“独尊龙树”却成了“诬谤龙树”,诚可哀悯!

  从现象界来看,金有金的自性、铜有铜的自性,石头的自性显然不同于美玉的自性,如何能否定说这些世间自性都不存在?佛法从来不曾否定诸法世间自性的存在,佛法说的是这些世间自性都是由能生万法的根本因第八识如来藏藉种种缘而生、而显,所以说诸法的世间自性都是依他而起之法,并没有真实自在的体性;然而释印顺否定了有根本因能生诸法的真实自性,主张一切法都无自性,他又如何能解释诸法这些世间自性的存在?所以释印顺试图以被他判为“不了义”的“虚妄”唯识论来安立世间自性的存在,他说:“无著学则若一切法都无自性,则缘起不成;以由自相安立故,亦胜义有。”然而释印顺不知道 无著菩萨说的是:一切法皆是依于胜义心第八识的真实自性而有;也就是说,世间诸法都没有真实的自在体性,是胜义心─根本因第八识─含藏摄持著诸法的种子,才能藉种种缘而有世间虚妄生灭的识阴六识等一切法的生起、存在以及运作,所以,缘生诸法世俗有的自相都是依于他法─根本因及种种藉缘─而有,是依于真实法第八识的圆成实自性,才能有诸法的依他起自性存在,如果没有了第八识胜义心,则一切法都不能存在了,当然就“缘起不成”;这究竟了义的真实唯识正理才是 无著菩萨之所说。而释印顺否定了真实胜义——根本因第八识,何来“胜义有”可说?释印顺否定第七识、第八识的存在,把经论中所说的一切“自性”全部都安到现象界缘生诸法的头上,不知不解 无著菩萨是依胜义心第八识来说一切法的自性与自相;没有了胜义心第八识,则缘起诸法根本不能出生,焉有其自性与自相可说?释印顺不但否定了真实胜义——第八识持种心,他还自行建立假名胜义——细意识,诬谤说“无著的时代,细意识持种”4;然而一切粗细意识皆是意识,必须藉意根、法尘相触为缘才能由第八识出生,是虚妄生灭的转识所摄,如何能是持种的真心?无著菩萨分明开示持种的真心是第八识种子识,故说:【转识能持种子,不应道理。】(《显扬圣教论》卷17)释印顺不能如实理解 无著菩萨所说的真实义理,妄把 无著菩萨谤为“不了义”的“虚妄”唯识论者,不但误会了 无著菩萨对三自性的阐释,更不信不解唯识经论中所说的三自性与三无性都是依于真实法第八识而说,没有了第八识如来藏则三自性都不能存在了,哪里还有胜义有或三无性可说?释印顺如是误解圣教中“胜义有”的真实义,当然他所谓的“胜义有”就唯有名言了,只是臆想空谈而毫无实义,而他所谓“究竟了义”的“性空唯名论”也无非是他一己虚妄想的谬见。

  圣教中所说的依他起自性,是在讲现象界诸法这些各各不同的自性,都是依因藉缘才能现起,这是世俗法的自性,而这些世俗自性,不是 龙树菩萨、无著菩萨或六祖所说的第八识如来藏“能生诸法”的这个真实自性;法界中只有一个法具有能出生万法的自性,这个具有真实自性的法就是涅槃妙心——第八识如来藏。只要把佛法所说这些“自性”的真实义理了别清楚之后,就知道 龙树、无著“二圣立说之所依”果然相同而没差错,所依的都是涅槃心如来藏故。释印顺对 龙树、无著“二圣立说之所依,如何可一”会有所怀疑,就是因为释印顺否定第八识如来藏的存在,他把世俗法的缘起自性与涅槃心如来藏能生万法的真实自性混为一谭,如此严重误会佛法的真实义理,当然对“二圣立说之所依,真实唯一”不能起信,殊不知佛法之所说虽然有浅深狭广的差别,但是从来就是法同一味,丝毫没有“互相乖角”的问题,释印顺的“大乘三系”却将完整的成佛之道“揉成支离破碎也”!

  对于般若经论中所说的“诸法无自性”,以及方广唯识经论中所开示的“三自性”与“三无性”,释印顺都不能如实理解,他认为圣教中有时说诸法有自性,有时又说诸法都无自性,是“互相乖角”而“使人迷惑”的,他始终无法理解 龙树菩萨、无著菩萨“二圣立说之所依,如何可一”?原因就在于他是用六识论来解释佛法,他否定了佛法的根本——第八识如来藏,当然无法理解“二圣立说之所依,真实唯一”的正理。六识论者不具足了知五阴十八界的真实内涵,他们连意识是生灭法都浑然不知,何况能够知道还有一个处处作主的第七识意根存在?更奢谈能知实相心涅槃如来藏!五阴十八界是现象界,涅槃如来藏是实相法界,现象界诸法的缘起性空必须依于实相法界的存在才能成立,实相法界则是要藉现象界诸法才能在三界中运转,这就是圣教“识缘名色、名色缘识,犹如束芦,乃至命终,相依而转”的道理;所以,名色等缘起所生诸法并不是唯有所缘因而无根本因就能生起及存在的,因为所缘因也是因缘所生故,根本因则是不生不灭的本住法,本住法才具有能生诸法的真实自性。因此,根本因第八识与缘起所生诸法两者是主从关系并转于三界中的,必须要依这个法界的真实相来理解及阐释诸法有自性或无自性才有意义,否定了第八识如来藏而说诸法有自性或无自性都是言不及义的戏论;要能信受有万法本源第八识真如心的存在,信知诸法之所依唯一真如,无二、无三,才能够理解“二圣立说之所依,真实唯一”的道理。

  佛法的所依与所宗,即是第八识如来藏这个真实理体,上从诸佛,下至历代真悟祖师,莫不亲证这个唯一的实相,乃至定性声闻虽然不能证得这个实相,也必须信受 佛说无余涅槃有“本际”不灭,不是断灭空,因信受有这个涅槃本际的根本识存在,才能实证解脱果;所以,如果有人不相信众生都有八识心王,那他就不能称为佛教徒,遑论能有佛法三乘菩提的实证。宇宙万有皆以第八识如来藏为所依,这个法尔如是的真理,遍十方三世都不会变易,不是你要相信或不要相信的问题,而是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就唯有第八识如来藏才是能生万法的真实理体;这个真实理体不是想像出来的东西,而是可以亲自实证的法体,而唯有诸佛以及随佛修学而亲证的诸大菩萨才能教导我们如何实证祂,这就是佛教不同于世界上其他宗教最主要的地方。释迦世尊示现于世间的唯一大事因缘,正是要为我们开示这个法界的真实相,使我们能悟入这个法界的真实相,乃至究竟证得一切种智,成就福德与智慧都究竟圆满的佛果;因此,佛虽应众生根性而施设有三乘菩提的法教,实则唯一佛乘,而二乘解脱道的修证内涵则为大乘佛菩提道所含摄,不同的地方是二乘圣者信受但不能证得这个法界实相,智慧是浅狭的,不能成就佛道。唯有大乘佛教能够清楚明白地指出法界的真实相,一切真悟者都能证明这如实不虚的佛法正义,而且也唯有大乘佛教才能函盖出离三界生死的二乘解脱道法,因为无余涅槃只是第八识如来藏独住的境界故,所以,佛法所说二谛的义理就是真实的道理;因此,不但 龙树菩萨、无著菩萨二圣同一所宗,所有正信的佛教徒莫不同一所宗,此宗即是本识如来藏;古来中国佛教虽然因修行法门的不同而分宗立派,但是唯一的真实宗旨皆是如来藏,这个佛法的八识论正义始终如一。

  密宗喇嘛教也自称是佛教,但喇嘛教四大教派(不论是错认种种虚妄法为真心第八识的红、白、花三派,或是认取意识为真心而否定有第八识的黄派)本质上都是六识论的外道见,都是盗用佛法名相来包装外道法,以此来诳骗世人,无知者却将喇嘛教当作佛教的一支;密宗入篡佛教正统由来已久,学人被六识论的外道邪见误导既久且深,所以佛教的藏密化已经成了佛教的最大危机 5。例如信受密宗应成派中观六识论邪说的释印顺,甚至主张大乘非佛说,妄想要把第七识、第八识砍掉,他在《佛法概论》6 中说:【大乘学者所说的第七识、第八识,都不过是意识的细分。】(页109)如是否定佛法的根本,复又自行建立虚妄的细意识为常住法,将导徒众走向应成派中观之无因论断常外道邪见,完全悖逆佛教、背离佛道,真是愚痴至极之人,被徒众高捧为佛教界的导师却不辨正讹,影响之深广、破法罪业之惨重,实在难可想像!

  第八识如来藏阿赖耶识不是意识的细分,这是释印顺等六识论者最难以信受理解的地方,六识论者不知不信第七识、第八识的存在,以是连二乘解脱道的法义都错解错会,却还自以为解了大乘经教而广造邪论,以彼等所误会之小乘法来破坏大乘法,使得随学者都无有实证三乘菩提之因缘,乃至造下毁谤三宝及大妄语等等极重恶业;如是破坏三乘菩提正法而严重误导众生之人,诸如古时的安慧、般若趜多、月称、阿底峡、宗喀巴、克主杰,乃至今时的释印顺等人,皆是增上慢之地狱种性者。例如《大乘广五蕴论》的作者安慧论师,据称是 世亲菩萨的弟子,竟然会不知道第八识阿赖耶识是出生识蕴的根本识而不是识蕴所摄,他竟把出生识蕴的阿赖耶识当作阿赖耶识所生识蕴中的一个识,当然是错解世亲菩萨所造《大乘五蕴论》的真实义了 7,而会产生这种根本错误的原因,是他完全没有佛法的正确知见,显然没有证悟第八识如来藏阿赖耶识,才会说真实识阿赖耶识为虚妄的识蕴所摄,释印顺信受此邪说而把第八识当作意识的细分,他们都不信不解第八识阿赖耶识是出生意识等识蕴的根本识、真相识——识蕴是眼耳鼻舌身意等六识的功能差别,而意识等六识皆是藉根尘相触为缘而由第八识所生;被生的子法如何能函盖出生识蕴的母法——第八识阿赖耶识?况且,如果第八识为有生有灭的识蕴所摄,当阿罗汉舍寿灭尽五蕴十八界入无余涅槃时,涅槃岂不是成为断灭空?而阿含诸经在在开示无余涅槃不是断灭境界,有涅槃本际不灭!是故证明第八识不是生灭的识蕴所摄,根本识第八识即是不生不灭的涅槃本际故。安慧论师如此毫无证量并且完全不懂佛法之人而被称为大师,本质其实只是个凡夫,不但错解 世亲菩萨的《大乘五蕴论》,还将自己的论著名之为《大乘“广”五蕴论》,莫不是想要显示他比 世亲菩萨更有智慧?而释印顺及喇嘛教诸师也都信受及推崇安慧论师之邪说,而跟著诽谤说阿赖耶识是生灭法,乃至造诸谬论来广弘六识论邪见,譬如释印顺在《大乘广五蕴论讲记》序文中说:

  世亲菩萨有个弟子叫安慧,就依著世亲菩萨这一部《大乘五蕴论》,稍微增加几句、补充几句,有的地方加个解释,使意义更明显一点,大家可以容易了解一点。这样子,安慧菩萨就造了这一部《大乘广五蕴论》,上面加个“广”字。这部论……与《大乘五蕴论》本质是一样的,稍微讲得详细一点。8

  哀哉!此诸增上慢人如是相继成就地狱重罪而毫不自知,乃至释印顺有幸值遇真善知识 平实导师出兴于世,悲心恳切为他详释、举证、辨正其错谬之处,却仍未见他于舍寿前有公开忏悔之举,完全不畏后时长劫苦果,分明是不信因果之人,痴慢若此,良可浩叹。

  真正的佛教不管依行门差别而被后人分为多少宗派,但所宗者一定是八识论正理,否则就不能称之为佛教,这八识论正理是三乘菩提皆不可改变的根本宗旨;西藏密宗之所以被正信的佛弟子称为外道,就是因为藏密的教义是在真实心第八识如来藏之外,另外寻求建立真实法,背离了佛教的根本所宗,因此,释印顺等人把喇嘛教当作佛教就是一个严重的错误。真正的藏传佛教在西藏也出现过,可惜被达赖五世藉政治手段消灭了,造成今天的藏密学人都只能学到六识论外道法,还误以为喇嘛教就是佛教。好在近三十年来,有 平实导师带领正觉二会破邪显正,学人正知见不断提升,例如在《缅怀远去的觉囊派——当年藏传佛教中唯一的正法》9 这篇网文中说:

  在诸多藏传佛教建筑物里,唯一让老衲看得顺眼的就属这栋觉囊派寺庙建筑物。但是这样的建筑物在康藏地区已经很少见,是非常珍贵的宗教历史文物。觉囊派的寺庙是弘扬大中观——他空见重要地方,也是西藏佛教历史中,唯一符合佛教了义正法的宗派。

  文中并且摘录《广论之平议》的内容供养读者,以及“送给依然在觉囊派中修学的藏传佛教的学人们,回顾历史,远离邪见,回归正法,早证菩提!”与读者共勉。此文所说所引确是金玉良言,令人赞叹!可见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喇嘛教不是佛教”,真正的藏传佛教只有被达赖五世消灭的觉囊派。

  平实导师在《狂密与真密》中说:

  古时西藏密宗之黄教,复以自己之邪见而谤觉囊巴为谤法者,而后指示萨迦派与达布派,以打杀之手段将觉囊巴信徒加以杀害及驱离西藏,然后做出种种曲解觉囊巴教义之行为,将觉囊巴之他空见加以曲解论述,改写改刻其伎藏书版,复以政治手段强迫未随多罗那他法王出亡之觉囊巴信徒及寺院改宗黄教;如此完全消灭觉囊巴,致令藏人修学了义法之机会完全丧失,复又堕入西藏密宗四大派之邪见中,迄至于今。(页426-427)……觉囊巴之“他空见中观”如来藏法,历经黄教达赖五世时起之多世篡改,曲解法义,以黄教误会后之观点而改易之,今时欲再寻觅觉囊派正确之他空见中观如来藏法,已难可得也。(页654)10

  然而,释印顺不但错认六识论的藏密喇嘛教各派为佛教支派,更认同密宗黄教宗喀巴所主张意识为常住真心的邪说,所以他否定第八识如来藏的真实存在,否定弘传如来藏妙法的觉囊派,他将开示如来藏的相关经典判为“真常唯心”系,说【多拉那他……为西藏觉囊巴派(Jo-na?pa),是真常唯心论者】11,又诬谤如来藏同于外道神我,譬如他在《成佛之道》中说:

  如来藏说,佛说的经典不少,会使人生起一种意解:在生死众生,或众生心中,有如来那样的体性存在,而具足智慧德相,或说相好庄严的。这与印度的神我说,很接近。所以西藏的觉囊巴派,就依十部大乘经——如来藏说教典,成立神我体系的大乘佛教。(增注本页384)

  如是诬谤第八识如来藏同于“印度的神我说”,诬谤弘扬第八识如来藏正法的觉囊巴派是“神我体系的大乘佛教”,诬谤大乘非佛说,真是末法时世不解如来无上真义而破佛正法的魔比丘。

  不承认八识论如何能称为佛教徒?台湾近三十年来,由于 平实导师出兴世间来弘扬第八识如来藏妙法,才有今天许多学佛人的佛法知见水平之建立与提升,乃至就连六识论的达赖喇嘛等人也不得不开始讲如来藏,虽然四大教派的喇嘛们所讲的如来藏都是错会,却也显示出“第八识如来藏妙法才是佛教正统”的正知见已为越来越多的学人所信受,使得在本质上仍是六识论外道的喇嘛教诸多上师都不得不说说“如来藏”,企求能继续笼罩信徒;然而,除非喇嘛教弃舍六识论邪见及乐空双运等邪谬行门,转而信受八识论正理并修学真正的解脱道与佛菩提道,否则终究是破佛正法的附佛外道,永无实证三乘菩提的因缘。虽然一切尚未明心的正信学佛人也都还不知道如来藏在哪里,但是这并不妨碍外门修学菩萨六度万行,只要信受八识论正法,他就是真正的佛教徒,随学于真善知识就是走对了路,就会逐步迈向正觉;反之,信受六识论者,纵使身披僧衣、饱览经论、著述宏富,终究是 佛所诃责的“狮子身中虫”,成就了破佛正法、戕害众生法身慧命的极重恶业,未来长劫的不可爱果报难可思议,即使无量劫后能再生而为人,乃至有幸得以值遇诸佛出世,终究是连顺忍都不可得,实堪怜悯!世尊悲悯众生故,于《佛藏经》中举实例教诫:

  舍利弗!破诸如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其罪甚重,不为轻也。大劫若烧,是四恶人及六百四万亿人,从此阿鼻大地狱中转生他方,在大地狱,何以故?舍利弗!重罪具足,其报不少。……久久虽免地狱苦恼,得生人中;于五百世从生而盲……舍利弗!是诸人等,如是展转乃至我今,于其中间得值九十九亿佛,于诸佛所不得顺忍。何以故?佛说深经,是人不信,破坏违逆、谤毁贤圣持戒比丘,出其过恶,起破法业因缘,法应当尔。舍利弗!汝且观之,诽谤圣人,不信圣语,受是无量无边苦恼,不得解脱。12

  所以,学佛之前一定要先把“什么是佛教”、“什么是佛法”认识清楚,才不会走错路、投错门,否则徒劳无功还算事小,若是不慎以护法的善心却成就破法的恶业,导致后时难可承受的无量无边苦恼果报,可就无比惨痛了。然而,许多人都宣称是佛教徒却正讹不辨、盲修瞎练,这就是没有先把佛教的基本正义搞清楚;譬如喇嘛教红教的诺那上师说过一句“名言”:【金刚经所说的正是大密宗的境界。】13 这种自欺欺人的荒谬言论,如果具有佛法正知见就绝对不会被笼罩而信受之,因为《金刚经》所开示的是有情各个本有不生不灭的常住金刚心——恒离六尘见闻觉知的空性心第八识如来藏,而诺那所谓“大密宗的境界”却是指修得密教无上瑜伽双身法中第四喜的淫乐境界,可见《金刚经》所说的绝对不是诺那说的“大密宗的境界”,诺那的“大密宗的境界”是贪淫的外道境界故,是不离识阴的见闻觉知,乃至具足五阴境界的虚妄生灭法故,密教却妄称修学这种“大密宗的境界”能使人即身成就报身佛,以之诳骗无智学人。一切学人应知:密宗喇嘛教的双修密法是不可告人之狂密、秽密,不是佛法所说的真密、无上密——如来藏之密,想学佛教的真实密法就要到弘传 世尊正法的佛教道场去学,莫要让附佛外道及相似像法所欺诳。可叹释印顺就是不信佛语,不信第八识如来藏真实可证,才会误信喇嘛教的六识论邪说,不相信龙树菩萨、无著菩萨之所说从来就与诸佛菩萨法同一味,不信不解大乘佛法“立说之所依”始终唯一,乃至三乘菩提“立说之所依”亦实则为一的真实道理,才会认为佛法有演变,并且将大乘佛法割裂为三系,甚至诬谤大乘非佛说,成就毁谤三宝等极重罪,未来长劫难出地狱诸苦,乃至无数劫后回到人间尚有盲聋瘖哑等种种余报,实在令人哀悯;祈盼一切学佛人以为殷鉴,莫造破法恶业才好。

  (待续)

  -------------------

  注1 释印顺著,《成佛之道(增注本)》,正闻出版社,2001 年5 月新版一刷,页370。

  注2 释印顺著,《无诤之辩》,正闻出版社,2014 年1 月修订版一刷。

  注3 释印顺编,《太虚大师全书》光碟版。

  注4 释印顺著,《印度佛教思想史》,正闻出版社,2016 年9 月修订版一刷,页277。

  注5 佛教的藏密化,已使佛教陷于危急存亡之关头,欲知详情者,请恭阅 平实导师著,《佛教之危机》。

  注6 释印顺著,《佛法概论》,正闻出版社,2003 年4 月新版二刷。

  注7 安慧《大乘广五蕴论》之邪谬,平实导师在《识蕴真义》中有详实之辨正,学人只要依书中正义如实观行,必能断除三缚结而取证初果,乃至进而有大乘见道之因缘,敬请读者恭阅。

  注8 释印顺著,《大乘广五蕴论讲记》,印顺文教基金会,2011 年3 月初版。

  注9 https://www.meipian.cn/9o4seq

  注10 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第二辑,正智出版社,2015 年10 月初版七刷。

  注11 释印顺著,《永光集》光碟版,页100。

  注12《大正藏》册15,页795,中14-下9。

  注13 http://tiriya888.pixnet.net/blog/post/359011199-诺那金刚上师开示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