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集 无明住地的上烦恼(四)

正光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的电视弘法节目,这个主题名为“三乘菩提之胜鬘经讲记”,是依据 平实导师所著的《胜鬘经讲记》来加以说明。今天继续上一集的子题“无明住地的上烦恼”。

  上一集已说明,有一位被学术界尊称为导师者,他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第八识及意根,并反执意识心为常住法,因而成为 佛在经中所开示的断见外道、常见外道、损减执外道及增益执外道。也说明了,一旦否定了第八识以后,还会衍生七个较大的过失出现,在前一集已说明两个过失,那就是不相信有业力、因果轮回、天堂地狱之说,以及不相信自性清净心而有染污。

  今天继续说明第三个过失,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第八识以后,必然不会相信真心有其自性,以及将宣扬真心有其自性的佛菩萨们诬蔑为自性见外道,诬蔑为外道神我、梵我论,乃至于不承认历史上真实有这些佛菩萨存在。这位被学术界尊称为导师者,既然否定了一切有情真心第八识的存在,当然不会承认真心有其自性,所以在他的书上公开写着:

  
“从智慧(真)说:一切是缘起的存在,展转相依,剎那流变,即是无我的缘起。无我,即否定实在性及所含摄得的不变性与独存性。宇宙的一切,没有这样的存在,所以否定创造神,也应该否定绝对理性或绝对精神等形而上的任何实在自体。”(《中观今论》,正闻出版社,2004年8月新版二刷,(自序)页7。)

  这位被学术界尊称为导师者,并不是不知道 佛在经中曾开示:真心第八识有其自性存在,那就是真如性,也就是真实性与如如性。当中的真实性是说,真心真实存在在一切有情身中,可为明心者现前观察有这样的自性存在。如如性是指证悟者可以现前观察、领受及体验真心于六尘都不分别的体性。如是亲证真实性与如如性的菩萨摩诃萨,不仅能够现前观察自己五蕴身中的真如性,而且也可以现前观察别别有情五蕴身中的真如性,与自己无二无别。

  也因为菩萨亲证了真心,因而发起了下品的妙观察智与平等性智。由于这位被学术界尊称为导师者,当他否定了真心如来藏以后,对于真心有其自性的开示,他要不要否定?当然要否定!又当遇到了宣扬真心有其自性的佛菩萨或真善知识时,必然会诬蔑佛菩萨等人不如法,或者诬蔑佛菩萨等人为自性见外道,或外道神我、梵我论者等等。乃至于心性不直而居心叵测的人,不会承认宣说真心有其自性的佛菩萨等人真实存在,所以这位被学术界尊称为导师者,在他的书中不承认有西方极乐世界、东方琉璃世界及其佛菩萨们存在,认为:“阿弥陀佛与太阳神话,是不无关系的(受到了波斯文化的影响)。”(《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正闻出版社,1989年10月六版,页480。)、“东方净土为天界的净化,这是非常明显的。”(《净土与禅》,正闻出版社,2000年10月新版一刷,页144。)既然他连西方极乐世界及东方琉璃世界都不相信了,还会相信这两个世界真实有这些佛菩萨们存在吗?还会相信十方世界及其佛菩萨们真实存在吗?当然不会相信!

  诸如等等荒谬的说法,这都是否定了真心第八识以后,不得不然的作为啊!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当他的说法与佛菩萨的说法颠倒时,已经成就了毁谤三宝的重罪,未来要摄受无量无边尤重、纯苦、久劫不可爱的异熟果报,那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佛在《佛藏经》卷2曾开示:“在过去久远无量无边、不可思议阿僧祇劫,当时有一尊佛名为大庄严如来。当大庄严如来及其大弟子们灭度以后,其座下有五部比丘,当中有四部比丘违逆说法,多令在家、出家住于邪见中,因而舍弃了第一义无所有毕竟空法,贪着而乐于外道尼犍子论。是诸人等于舍寿时,下堕阿鼻地狱及诸大地狱中受苦。如是经过了九十九亿佛,一直到释迦牟尼佛,这些人于诸佛所都还得不到顺忍,那可是非常惨痛的经历,不能不慎啊!”所以学佛人应该相信 佛的开示,不应该为了名闻利养等故,蒙昧自己心性而违背说法。

  接下来谈第四个过失,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第八识以后,必然会主张第三转法轮的经典是不了义经典,其所开示的内容是虚妄唯识;第二转法轮的经典是了义经典,其所开示的内容是缘起性空、性空唯名。佛在初转法轮阿含时所开示的种种法,是以第八识为根本,而说蕴处界及诸法等法都是藉缘而出生的虚妄法;待二乘人于法有所实证,乃至于成为四果的阿罗汉以后,对 佛的开示具足信心而言听计从,这时 佛观察圣弟子证悟的因缘成熟,不仅用教外别传的方法,让圣弟子们证悟第八识,而且也开始宣讲第二转法轮的般若经典,让圣弟子们一一随缘入观,及验证第二转法轮所开示的蕴处界及诸法等法,都是从第八识藉缘而出生的法,也是剎那生灭不已的虚妄法,是为第八识的局部体性,而第八识从本以来不生不灭,所以将虚妄的蕴处界诸法等法摄归于第八识,生灭的蕴处界及诸法等法,也就不生不灭了。

  待菩萨们圆满别相智,及成就慧解脱阿罗汉的证境,于舍寿时可以入无余涅槃;可是菩萨们为了无生法忍的道种智,不入无余涅槃,故意生起了一分思惑,转入地上阶位继续修行,于是 佛开始宣讲第三转法轮的唯识经典,为菩萨们开示第八识有种种的自性、有种种的运为等等,让菩萨们可以一一现前领受及验证,最后可以成为十地法云地的授职菩萨,乃至于圆成一切种智的究竟佛。从 世尊三次转法轮的开示可知:佛来人间所开示悟入的法,其实就是要让一切有情证得真心第八识,让一切有情都能成就佛道。所以说 佛来人间所开示的一切法,包括了世间法、出世间法、世出世间法在内,都是以真心第八识来贯穿一切法,都是以真心如来藏来贯穿而转三次法轮,不能外于真心第八识而说种种法。

  以此缘故,第二转法轮所开示的般若智慧,虽然是了义法,但不是最究竟的法,无法让菩萨们成佛,唯有第三转法轮所开示的唯识经典,才是最究竟了义的法,才能够让菩萨们成就佛道。然而这位被学术界尊称为导师者,却反其道而行,而说:“有关如来藏(tathagata-garbha)学的经典,在佛教史上,属于大乘佛教的后期,以为‘一切法空’是不了义的,以真常——真常我、真常心为主的法门。”(《如来藏之研究》,正闻出版社,1988年1月三版,页4。)也就是这位被学术界尊称为导师者,他认为第二转法轮的经典是了义的经典,其所开示的内容都是缘起性空、性空唯名;第三转法轮的经典是不了义经典,其所开示的内容是为虚妄唯识,这也是他否定了真心第八识以后,不得不然的作为;如果不这样子,他就无法立足于学术界而被尊称为导师了。

  接下来谈第五个过失,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第八识以后,必然会主张大乘非佛说。既然这位被学术界尊称为导师者,当他否定了一切有情真心第八识的存在,对于 世尊在经中所开示的大乘法,乃是他所不知、不证的境界,如果有学人向他请问大乘法时,他必然无法回答,乃至于顾左右而言他,犹如芒刺在背,处处受到威胁,会让他寝食难安。也因为这样的缘故,他要不要否定大乘法?当然要啊!如果他不否定,他的说法就无法在佛教界及学术界立足了,所以他一定会否定到底。譬如在他的书上曾公开写着如下:

  
“但从‘佛法’而演进到‘大乘佛法’,主要还是‘佛般涅槃所引起的,佛弟子对佛的永恒怀念’。也就因此,‘大乘佛法’比起‘佛法’来,有更多的仰信与情感成分。”(《华雨集》第二册,正闻出版社,1998年12月初版三刷,页95~96。)

  也就是说,他认为大乘非佛说,认为大乘法并不是佛亲口开示的,而是后来菩萨们对佛的永恒怀念而长期结集出来的。他背后的意思是说,菩萨的智慧比 佛的智慧还高,佛不能讲大乘法,唯有菩萨才能讲大乘法。然而他这样的说法其实是在谤佛,有智慧的佛弟子们都知道,佛转了三次法轮,初转法轮是依于真心第八识而说蕴处界及诸法等法的虚妄;第二转跟第三转法轮,是以真心第八识为根本,来为众生明说一切有情真心的种种内涵,无非都是要让众生证悟,乃至于成就佛道。如果大乘法不是 佛亲口开示的,还有哪位众生、哪位菩萨能够实证如来藏而成为真实义菩萨?乃至于最后成就一切种智的究竟佛?所以说,大乘法真是佛说。由此可知,这位被学术界尊称为导师者,真是错得离谱了。当他否定了一切有情真心如来藏以后,对于 佛所开示的大乘法,他当然要否定,否则他的立论就会荡然无存,而被人唾弃了。

  接下来谈第六个过失,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第八识以后,认为主张禅宗证悟祖师所悟的心是野狐禅。然而禅宗证悟祖师所传的法,乃是 世尊教外别传的如来藏法,先传给当时的大迦叶,后来传给达摩祖师而来中土,而成为中国第一代的禅宗祖师,后来经过六祖慧能的一花开五叶而发扬光大!一直到现在的东山门派的 平实导师,还在延续着禅宗的法门,还在为 佛的正法永续延传继续在奋斗。这位被学术界尊称为导师者,却在书中公开指责禅宗证悟祖师所悟的心是野狐禅如下:“即使彻悟无生的菩萨,也修度化众生,庄严佛土的善行,决不如中国所传的野狐禅,‘大修行人不落因果’,龙树‘性空唯名’的正确解行,是学佛者良好的指南。”(《印度佛教思想史》,正闻出版社,1989年11月三版,页134。)这位被学术界尊称为导师者,不仅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如来藏存在,而且也将禅宗所有证悟祖师所悟的心,摄归野狐禅,已经为他造下难以想象的大恶业。这都是他否定了一切有情真心第八识以后,面对学人问到禅宗证悟祖师所悟的心时,不得不加以否定的结果啊!也因为这样的缘故,他已经造下难以想象的大恶业,于未来无量劫要承受苦果。

  接下来谈第七个过失,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第八识以后,必然会落在现象界上,将生灭不已的缘起法当作是真实法。这位被学术界尊称为导师者,在他的书中主张性空唯名的缘起法,才是佛法的真实相、佛法的心髓如下:“深观自我的缘生无自性,悟入我我所一切法空;从这性空一门进去,或者见空,或者达到空有无碍。龙树说:‘以无所得故,得无所碍’。所以无论钝利,一空到底,从空入中道,达性空唯名的缘起究竟相。”(《中观论颂讲记》,正闻出版社,2003年4月新版二刷,页26。)然而缘起法就是佛法的真实相吗?就是佛法的心髓吗?所谓的缘起法,就是依缘而生起的法。譬如一切法的生起,必须依于六根与六尘的相接触,也就是在根、尘、触三法和合运作下,从真心如来藏流注六识种出现,然后再由六识当中的意识去分别一切法,才有吾人所了知的诸法出现。

  也就是说,吾人所了知的诸法,必须依于六根、六尘、六识而生、而有,当然是有生有灭的法,本性是苦、空、无我、无常,所以缘起法不是常住法,而是生灭法。真正的缘起法,必须以如来藏为根本因,然后藉着种种缘,譬如六根、六尘、六识的十八界等等,才有吾人所了知的诸法出现,才能为吾人所领纳及受用,正如 佛在《杂阿含经》卷2的开示:“有因有缘集世间,有因有缘世间集;有因有缘灭世间,有因有缘世间灭。”也就是缘起法必须要以第八识为因,以及要有无明、业种、五阴十八界等众缘和合运作下,才会有果的诸法出现,众生才能领纳及受用。诸法出现既如是,诸法消灭亦复如是,也是要有因、有缘,诸法才能消灭。如果是无因唯缘而有的缘起法出现及消灭,那不是真正的缘起法,而是本来就不存在的缘起法,又如何是佛法的真实相呢?又如何是佛法的心髓呢?由此可知,这位被学术界尊称为导师者,一旦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第八识以后,必然会落入在现象界上,将生灭不已的缘起法当作是真实法,这是必然的结果,而且也是他的悲哀啊!所以说,佛弟子们应该依照 佛陀的开示,如实、如法地修行,切莫依照无因唯缘的断见外道法来修行。

  最后,作个简单结论如下:这位被学术界尊称为导师者,当他否定一切有情的真心第八识以后,必然会衍生很多很多的过失出现,也必然会使他的说法错误百出、前后失据。如果当时没有真善知识出兴于世,这个导师的光环非常明亮,而且为大众所崇拜不已,一旦有人评论,他必然会振笔来反驳。像这样的人,正是 玄奘菩萨在《成唯识论》卷6所开示的“以斗争为业的人”。为什么?因为他的见取见非常强烈,以为自己所说的法才是正确的、才是最殊胜的,一旦有人评论,一定会加以反驳,一直斗到对方认输才会停止;可是一旦有真善知识出兴于世而对他评论时,他就无法作任何反驳了。因为他知道,只要一反驳,就会使他身败名裂,导师的光环从此就消失不见了,也无法在佛教界及学术界立足了,所以他不敢出面作任何的反驳而消失匿迹了,好像从来就没有这个人似的。

  所以,佛弟子们千万不要因为自己无法实证而否定 佛的开示,否则未来舍寿时,就会下堕三恶道受苦无量,再回头已经是百劫以后的事了,已经不堪回首了。

  说到这里时间已经到了,今天就讲到这里。敬请各位菩萨下次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