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集 无明住地的上烦恼(五)

正光老师



  各位电视机前面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正觉教团所推出的电视弘法节目,这个主题名为“三乘菩提之胜鬘经讲记”,是依据 平实导师所著的《胜鬘经讲记》来加以说明。今天继续上一集的子题“无明住地的上烦恼”。

  前面两集已说明,有一位在学术界被尊称为导师者,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第八识及意根以后,再反执意识心为常住法,因而成为常见、断见、损减执、增益执四种外道见。其中已说明第一个重点,他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第八识的存在,因而衍生了七个较大的过失出现,使得他的说法错误百出、前后失据。

  接下来谈第二个重点,那就是否定了处处作主的意根的存在,将八个识加以损减,成为 佛在经中所破斥的损减执外道。这位被学术界尊称为导师者,仅承认一心共有六个识,当他碰到佛菩萨在经论中开示第七识意根真实存在时,他要不要如同第八识一样而否定祂?当然要啊!如果他不否定第七识,他的六识论就无法立足了;他所著的种种书籍不仅成为戏论,而且也使得他的面子非常难看,以及名闻利养与徒众流失等等窘境出现,所以他一定会否定第七识意根的存在,使得 佛所开示的正法变成为残缺不全的佛法,使得 佛所开示的八识论,变成六识论的外道法。

  譬如在他的书上明白写着意根真实存在如下:“依根本教义而论,意根应该是与六识同时存在的,如十八界中有六识界,同时还有意界。”(《佛法概论》,正闻出版社,2003年4月新版二刷,页108~109。)他自己很清楚知道,意根有别于意识而存在,那就是十八界当中的意根。可是他却蒙昧心性,在另外一本书公开否定意根的存在如下:“须知末那译曰意,是思量义;常谈之恒审思量,乃玄奘增饰,非梵文本义,亦无着世亲学所不谈。”(《以佛法研究佛法》,正闻出版社,2003年4月新版二刷,页366。)也就是说,这位被学术界尊称为导师者,他很清楚知道有意根末那识的存在,祂的体性是恒审思量而处处作主,可是却蒙昧自己的心性,睁眼说瞎话而说没有意根的存在,认为意根乃是 玄奘菩萨所增加的饰词,而且 无著菩萨及世亲菩萨也不谈意根这件事,从根本否定了意根的存在。

  既然这位被学术界尊称为导师者,否定了意根的存在,就会使 佛所开示的佛法,成为残缺的佛法,成为经中与论中所开示的损减执外道;也就是于实有之事起了损减,使得一心共有八个识成为七个识,也就是少了第七识的意根;再加上前面几集,他否定了第八识的存在,又减少了一个识,使得 佛的八识论正法,成为六识论的外道法。这证明了这位学术界被尊称为导师者,不仅不直心,而且别有用心,为了圆满他错误的六识论,故意蒙昧自己的心性,而否定七、八二识的存在,使得 佛的八识论成为残缺的六识论,因而成为经论中所开示的损减执外道法。而且也证明了这位被学术界尊称为导师者,其所说的每一个法,都不是佛法而是外道法。

  由于此错,因而衍生了三个较大的过失出现。第一个过失,如果没有意根的存在,有情不可能于眠熟、闷绝等五位再度醒来。第二个过失,如果没有意根的存在,当众生遇到重大悲惨事故时,就不会有医学所说的创伤后压力症等病出现。第三个过失,如果没有意根的存在,就不会有世间种种的贪瞋痴等习气的问题出现。

  首先谈第一个过失,如果没有意根的存在,有情不可能于眠熟、闷绝等五位再度醒来。为什么?因为有情在眠熟位、闷绝位中,前六识已经断了不现行,所以不知道自己在睡觉,也不知道自己已经昏过去了。如果不是有意根的存在,如果不是有第七识每一个剎那在作主,有情不可能于眠熟位、闷绝位再一次醒来;可是现见有情于眠熟位、闷绝位再一次醒来,不是吗?这证明了真的有意根的存在,不是不存在,有情才能于眠熟位、闷绝位醒来。

  又如果没有意根的存在,有情于正死位,也就是正在死亡的阶位,就不会有中阴身等身出现,乃至于能够入母胎了。为什么?一般而言,有情于舍寿时有三种情况出现:造大善业的人,不经过中阴阶段而直接往生天上享福;造大恶业的人,直接下堕地狱而有地狱身在受苦;造一般善恶业而非大善大恶的人,则有中阴身出现。当中阴身具足圆满出现时,不但八个识具足,而且还有小五通,有缘时就会来到与今生有缘的父母处所而入胎。如果不是意根作主而有天身、地狱身、中阴身出现,如果不是意根作主携带第八识入母胎,有情就不会有上面三种的现象出现,这表示了有别于第八识及前六识之外,还有意根的存在。

  又如果没有意根的存在,阿罗汉根本无法入灭尽定,也无法出灭尽定。为什么?因为阿罗汉入灭尽定之前,必然会事先预设出定的状况为何,然后才入灭尽定。待所预设的状况出现了以后,阿罗汉的意根警觉所预设的法尘状况出现了,于是作主,促使第八识流注意识的种子出现;意识出现了,前五识也就跟着出现了,于是阿罗汉出了灭尽定。如果没有意根的存在,如果没有意根事先预设出定的状况,如果没有意根于所预设的状况出现而作主,阿罗汉根本无法入灭尽定,更不用说能够出灭尽定了。所以说,必然有一个意根的存在,才能使阿罗汉入灭尽定、出灭尽定。入出灭尽定既如是,入出无想定以及重度麻醉亦复如是;如果没有意根的存在,有情根本不可能入出无想定,更何况能于重度麻醉之下渐渐苏醒过来。

  接下来谈第二个过失,如果没有意根的存在,当众生遇到重大悲惨事故时,就不会有医学所说的创伤后压力症等病出现。当有情碰到重大而且悲惨的经历时,对他而言,乃是刻骨铭心而且是痛苦的经验,当然无法一时释怀,使得痛苦且刻骨铭心的经验,得以不断地在梦中等状况出现,让有情再一次经历痛苦,所以才会有医学所说的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等病出现。如果没有意根的存在,意识觉知这些病症的痛苦再次出现时,当然可以在如理分析及作意下,不再领受这些痛苦,就不会有这些痛苦再次出现,世间也不会有这些病症出现了;可是现见有情对于这些痛苦时,却是不断地出现且重复地经历着,这不仅证明了意识没有作主的体性,而且也证明了意根真实的存在,使得有情于重大且悲惨的痛苦状况中,得以不断地且重复地经历着,让众生再一次受苦,乃至于苦不堪言而寻求心理医师的咨询与治疗等等,所以才会在医学上有这些病症出现而加以研究及解决,以及发表这些相关论文等等出现。所以说,必然有一个意根的存在,才能使有情一次又一次地领受这些痛苦出现。

  接下来谈第三个过失,如果没有意根的存在,就不会有世间种种的贪瞋痴等习气的问题出现。譬如有情遇到不顺遂的事情时,当意识发现自己要起瞋、发起脾气而有所警觉时,必然想要理性地控制自己的情绪,而不要起瞋及发起脾气来;可是意根因为往昔所熏习的染污种子没有汰换清净,导致意根因为习气的关系而作主,自己不由自主地起瞋而发起脾气来。可见意识理性想要控制自己的脾气,意根却根据往昔的习气,不领受意识所分析的结果,因而促使自己不理性地起瞋而发起脾气来,显然有别于意识之外,还有一个心存在,那就是意根。这个心不是意识所能掌控的,祂比意识更深沉,而且更不容易发现祂的存在,而且与四种深沉的烦恼—我痴、我见、我慢、我爱—相应。所以说,必然有一个意根的存在,可以让有情现前观察到世间种种贪瞋痴等事出现,再由意根作主,因而成就了种种贪瞋痴等习气的问题出现。

  综合这一个重点,作个结论如下:这位被学术界尊称为导师者,一旦否定了意根的存在,不仅使得 佛的正法变成外道法,而且衍生了前面所说的三个较大的过失出现,必然使他的说法错误百出、前后失据,而且成就了误导众生及破佛正法的大恶业。

  接下来谈第三个重点,否定了一切有情的真心第八识及意根以后,必然会反执意识心为常住法,并将意根及第八识摄归于意识的细分,成为 佛在经中所破斥的常见外道及增益执外道。这位被学术界尊称为导师者,在他的书中,不仅公开主张意识是常住法,而且还主张 佛所开示的第八识及意根,不过是意识的细分如下:“佛教后期,发展为七识说,八识说,九识说。佛的区别识类,本以六根为主要根据,唯有眼等六根,那里会有七识、八识?大乘学者所说的第七识、第八识,都不过是意识的细分。”(《佛法概论》,正闻出版社,2003年4月新版二刷,页109。)也就是说,他认为意识才是常住法,佛所开示的第八识及意根,其实都是意识的细分,而意识的细分,是从第六识发展到第七识,再由第七识发展到第八识,这可从他的书中得到证明如下:“细心说的发展,是从六识到七识,从七识到八识。这中间的发展,是多边的,分离而综合,综合而又分离的。”(《唯识学探源》,正闻出版社,2003年4月新版二刷,页83。)

  这位被学术界尊称为导师者,他所要表达的意思是说,佛没有开示一心共有八个识的八识论,仅开示一心共有六个识的六识论,至于第八识及意根,都是从意识发展出来的,唯有意识才是常住法。然而他这样的说法是不如法的,这可从三个方面来证明“意识乃是生灭法”。

  一者、意识是藉缘而出生的法,本身是生灭法。佛在《中阿含经》卷54曾开示:“缘眼、色生识,生识已,说眼识。如是耳、鼻、舌、身,意、法生识,生识已,说意识。”也就是说,意识是意根与法尘相接触而出生的,是藉缘而出生的法。既然是有生的法,未来就会消灭,所以意识不是常住法而是生灭法。譬如睡着了,意识断了,须待隔天早上意根触法尘,使得意识再度出现,这证明了意识不是常住法。

  二者、既然意识是生灭法,不论祂是什么意识,乃至于意识的细分,仍然是生灭法。佛在《杂阿含经》卷9曾开示:“诸所有意识,彼一切皆意、法因缘生故。”佛已经很清楚开示:不论是什么意识,包括了粗意识、细意识,乃至于非想非非想定中的极细意识,那都是意根、法尘为缘而有的法,是因缘所生的法,也是生灭法,不是常住法。所以这位被学术界尊称为导师者,他主张意识是常住法,乃是不如法说。

  三者、意识不可能来往三世。当吾人一口气不来时,也就是世俗人所说的死亡,这时的意识就会渐渐消灭。一般而言,当众生的中阴身圆满出现了,须待缘而入母胎,一旦入母胎,中阴身也就不见了,直到胎儿的五根身具足了,意根触法尘,使得意识再度出现了。这不仅证明了意识不是三世轮回的主体,因而不能来往三世,而且也证明了意识不是常住法,而是生灭法。如果有人主张意识是常住法,譬如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广论》卷6:“允许意识为结生相续识的常住法”,有智慧的佛弟子们就会知道,宗喀巴乃是常见外道,根本不是佛门中人。既然宗喀巴是外道,继承了宗喀巴想法的达赖喇嘛,以及这位被学术界尊称为导师者,当然也是常见外道。

  最后,综合这一个重点所说,一旦否定了一切有情真心第八识及意根以后,必然会反执意识心为常住法,并将第八识及意根摄归于意识的细分,认为意识是常住法。然而意识本是藉缘而出生的生灭法,就算细到非想非非想天的极细意识,或者是达赖喇嘛主张的意识细心、极细心,或者是被这学术界尊称为导师者主张的意识细心等等,那都是意根与法尘相接触而出生的法,本来就是有生有灭的法,根本不是常住法。像这样主张意识是常住法的人,因而成为 佛在经中所开示的常见外道及增益执外道,误导众生及破佛正法非常严重。

  从这五集说明可知,这位被学术界尊称为导师者:一者、当他否定了一切有情真心第八识以后,就会认为一切法都是缘起性空,一切法都是性空唯名,因而成为无因唯缘的断见外道。二者、当他否定了意根以后,必然成为损减执外道,也就是于真实有的法而加以损减的外道法。三者、他反执意识心为常住法,并将七、八二识摄归于意识的细分而加以增益,不仅成为 佛在经中所开示的常见外道,而且于真实无的法加以增益,因而成为增益执外道。如是具足断见、常见、增益执及损减执的外道见,他所说的每一个法,当然不是佛法而是外道法。为什么他会具足这四种外道见呢?这都源于他信受喇嘛教应成派中观宗喀巴的六识论说法,这都源于宗喀巴不承认一切有情真心第八识,认为一切有情仅有六个识而已,因而成为断见及损减执外道。宗喀巴怕被人说是断见外道,再反执意识心为常住法,还把第八识及意根摄归于意识而加以增益,因而成为常见及增益执外道。所以说,宗喀巴具足了四种外道见。

  也因为这位被学术界尊称为导师者,一念无明及无始无明非常深重的缘故,不相信 佛所开示的八识论正法,却相信宗喀巴六识论邪法,因而成为四种外道见的外道。又因于众生无明深重,以及没有真善知识出兴于世,才会被他所蒙骗而不知。如今有真善知识 平实导师出兴于世,将他的落处一一加以说明,使得众生不再被蒙骗,未来就不会下堕三恶道受苦无量。如若不是,下堕后再回头,那已经是很多劫很多劫以后的事了,已经不堪回首了。

  说到这里时间已经到了,今天就讲到这里。敬请各位菩萨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