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集 大乘法与二乘法弘传因缘不同

正龄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三乘菩提之胜鬘经讲记”节目。今天我们要谈的子题是〈大乘法与二乘法弘传的因缘不同〉。

  上一集节目中我们谈了不受后有智有两种,第一种是 如来的不受后有智,第二种则是声闻、缘觉的不受后有智。而 如来的不受后有智与二乘的不受后有智相差非常大,主要原因在于 如来是无上调御者,可以调御自他,而且是无尽的调御,并且降伏了四魔;又因为 如来证得不可思议法身出现于世间,被一切世间所瞻仰,对于一切烦恼,不论是遮障出离三界世间的一念无明四种住地烦恼,或者是障碍成就佛道的无始无明上烦恼,都能以无碍的法自在功德观察,如来这样的智慧境界已经不再有任何法可修、可证,于一切法无所得、无所证,这不是由于别人的教导而得的;又因为 如来已经有了究竟的不受后有智,因此能够作不受后有的师子吼,这些都不是声闻、缘觉圣者所能相比的。

  如来与二乘圣者同样都有不受后有智,都可以不再受后世受生的种种苦,但是二乘圣者是将自己的一切受生因缘斩断而不再受生,如同六祖慧能大师所说的是“将灭止生”,把不再出生当作是不受后有,其实是让自己消失于三界中,于自、于他都没有任何的意义与作用,这并不是真实的不受后有。反之,如来的不受后有并不是将自己的后世全部消灭不再受生,反而是不断地有后世五蕴身在三界世间中示现,但是没有二乘圣者畏惧受生的原因,也就是二乘圣者还惧怕如果再出生,因为忘记前世所修证的二乘解脱功德,又会在三界中轮转,甚至有可能下堕,因此急于让自己消失在三界中;如来就不是这样,如来能够尽未来际无所畏惧而一再来示现,但却又是不受后有,这就显示如来与二乘圣者不一样。

  这不一样的原因是什么呢?这是因为如来除了有二乘解脱道的修证,而能够如同二乘圣者可以将自己后世受生的因缘断除之外,如来真实修证大乘成佛之道法,而能够依着四宏誓愿及十无尽愿,继续在三界中化度未度生死的众生,成为众生的无尽归依,常住归依,如来因此可以大悲无限地常住世间。

  然而有关如来所修、所证与声闻、缘觉圣者不一样,而且超越阿罗汉与辟支佛,而说“如来是佛,也是阿罗汉,但阿罗汉只是阿罗汉,不是佛”,这一点,其实有很多人是不信受的,认为阿罗汉与如来是一样的,并没有差异;也有人认为菩萨与阿罗汉的差别在于:菩萨有信愿,慈悲,空性胜解,正好在生死海中锻炼身手,从头出头没中自利利人。(《学佛三要》,正闻出版社,2003年4月新版二刷,页153。)又说菩萨一直在人间行菩萨道,而不像阿罗汉会入涅槃;或者认为三乘所证都一样,三乘同入涅槃,而论定解脱道就是成佛之道。

  以下我们就来探究一下为何会有这样错误想法的原因。推究原因大概有:在于受到错误说法、错误考证以及未亲证如来藏、没有实修等原因所影响,导致他们依着这些错误原因论断:佛世时没有大乘法存在,佛陀未宣说大乘法,大乘法是后来才演化出来的。以下来简单说明这几个原因:

  一、错误说法。近代有很多佛门中人或者佛学研究者,认为佛在世时没有宣讲大乘法。他们一直认为大乘佛教在佛世时是不存在的,部派时期大乘也是不存在的,要到部派佛教以后才发展出来。因此他们质疑说:“如果佛世就已经在弘扬大乘法,为什么看起来好像没有纪录、好像不兴盛?”

  其实他们的想法是不对的,这有两个原因可以说明:

  第一是佛世就已经在弘扬大乘,这在四阿含中都有明确的记载。但是因为释迦如来三会说法,第一会说法以让弟子四众证得解脱,可以出离三界生死为前提,因此在阿含期间以宣说解脱道出离法为主,弟子四众经过声闻解脱道法的听闻修证以后,确定可以出离三界生死了,再告诉弟子们:“佛法不是只教导如何出离三界生死而已,出离三界生死只是暂时的歇息处,不是永久真实的安隐处,还有成佛之法才是真实的安隐处。”接着就以大乘法来诱导弟子们回小向大,这部分详细内容,您可以请阅 平实导师演述的《法华经讲义》,书中有详实的开示。

  以此来看,佛世时大乘法的弘扬是比较晚期,而是先弘扬二乘法,才有大乘法的弘扬,而且当时二乘法又以大迦叶等出家声闻为主,因此二乘法的修行是比较早,法义也比较容易理解;再加上他们示现出家相,这样比较容易被一般人所认同,所以弘扬起来当然会比较快。

  反观大乘法,在佛世时是比较晚期才弘扬,也就是在第二转法轮时才开始弘扬的,而且修学的是在家菩萨比出家菩萨多,然而当时在僧团中,示现声闻出家相的菩萨比较多,又因为之前是以修学解脱道法为主,于是在表相上来看出家众修学解脱道法的情况很兴盛,在一般人相对来说普遍尊崇出家众的情况下,即使当时修学大乘法的在家菩萨多,但是在声势上、表相上看来势力就会比较微弱。因此会让后世只看表相的佛门内外法师、居士等人,认为佛世时没有大乘法在弘传。

  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大乘法的见道很困难,二乘法可以公开讲如何断我见,甚至外道来盗法的,佛陀看看有因缘,也直接为外道讲法,让他断我见,甚至于当面就让他证阿罗汉,然后才成为佛弟子。譬如《阿含经》中很有名的须深盗法,佛陀明明知道须深是来盗法的,还是让须深在僧团中出家,之后因为须深自己想要探究:为何师兄弟们都说未证初禅、二禅等等,而说自己已得慧解脱: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办,不受后有。经过向 佛陀的求法及开示之后,须深终于明白是什么道理,因此断我见证初果,进而烦恼漏尽,心开意解。

  从须深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出来,在佛世时很多外道认为证得禅定就是证得涅槃,就可以出离生死,故而无法真实得解脱。直到 佛陀出现世间一段时间,弘扬解脱道法,弟子四众亲证之后,才改变当时很多人的错误认知,而了解到禅定的修证与解脱道的证果不一样。近代亦如是,很多佛门中法师也如此认为,直到 平实导师出来弘法,将正确解脱道法及真实成佛之道法演述出来之后,才慢慢改变这种错误观念,大家才终于了解:证得禅定境界并非无余涅槃,成佛之道在于大乘法,不在二乘解脱道法,阿罗汉不是佛,解脱道不等于成佛之道。

  由佛世很多外道听 佛陀讲一席法之后,就可以断我见证初果,乃至证得阿罗汉果的事实来看,可以知道解脱道的证果可以明讲,只要对方作得到,就可以见道乃至成为阿罗汉。可是大乘法不行,大乘法的亲证很困难,需要种种条件的配合,不是像解脱道法,只要对五阴十八界等法的虚妄能够确认而不贪爱,以及不对自我存在有所喜乐就可以了。由此可知,由于证悟三乘菩提的难易不同,也会影响三乘菩提法义弘扬的难易,因此最难亲证的大乘法,当然也是最难弘传的。

  二、错误考证。不论国内外都有考证认为大乘法在佛世时并不存在。譬如有一位外国学者依据后出的根本论《瑜伽师地论》而认为阿赖耶识心体是在论中〈本地分〉中才出现,原始佛法中并未说有阿赖耶识心体;又说意根在论中的〈摄抉择分〉、〈证明分〉中尚未建立,是到后面的〈还灭分〉中才建立起来的。这正是否定法界实相心如来藏的具体事例,因为阿赖耶识心体即是如来藏,只是因为因地时的阿赖耶识,还具有执藏分段生死种子的特性,因此而立名为阿赖耶识。其实在《阿含经》中,常常以“识”来指称阿赖耶识,譬如在《长阿含经》中记载着如果这个“识”不入母胎、不住母胎,名色无法成长,其实就很明显指出:除了名色的名所说的六识之外,还有一个“识”,不包含在名色内,这个“识”当然也不是意根,因为意根包含在十八界中,属于六根之一,由此来看《阿含经》的确记录了有一个“识”不同于六识以及意根。显然是这位外国学者读不懂,而误解经文之意。

  另外佛门内也有法师考证,结果认为大乘法是在部派佛教时期以后,才由部派间不同说法所演变出来的,而大乘经典则是由部派佛教中流传出来的。这位法师就认为大乘法与部派分裂后的大众部有关,而说:“大乘佛法的兴起,决定是与大众部(Mahāsā?ghika)系有关的。”(《空之探究》,正闻出版社,1989年5月四版,页152。)在这位法师另一本着作中则说:“大乘经从部派佛教中流传出来,这是古人的又一传说。这一传说,受到大乘学者的重视。”(?《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正闻出版社,1989年10月六版,页6。)虽然这位法师说这是传说,其实很明显他就是这么认为。

  我们来看根据《异部宗轮论》的记载:部派佛教是在 佛陀入灭约一百余年之后,经过多次分裂才慢慢演变形成的,大众部是第一次分裂时的部派。而会有部派的分裂,主要原因在于对戒律的看法不同,各自认为自己的看法才是正确的而有争执,导致僧团分裂。既然部派间对于戒律有异见,而戒律是 佛陀所制定的,显见他们争执的还是 佛所定的戒律,是佛说的,争执点的源头还是佛制的戒、佛说的,即使因为他们不能确实理解戒律的内容,导致后来演变的说法是错误的,源头还是 佛说的。所以应该追究他们所说是否符合 佛说的法,而不是推论说佛法有演变,甚至到后世变成 佛所说的大乘法是由部派佛教演化而来的。

  这样的理论是有问题的。犹如一家公司制造出一些产品,后来由不同的代理公司销售,没多久之后,由于各代理公司对这些产品的不同营销手法与推广使用,而有不同的面貌呈现出来,但是不明就里的人却说:“这家公司所生产的产品,是由这些代理公司制造产出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代理公司没有这个生产能力。就如同后世的佛弟子们是没有能力说出高于佛所说的法,但是有人就是会误解,而且执著于自己的错误看法而不改变,真是可怜悯者。

  再说由这些错误考证的结果,可以发现他们所谓大乘的起源,其实是与最原始的资料也最具公信力的数据,也就是四阿含部经典的记载不符合。平实导师根据四阿含诸经已经写作了《阿含正义》一套书来证明:大乘佛教不仅在佛世就已经存在,而且也是在 佛陀时代就已经在弘扬的;不仅大乘法在佛世时就已经在弘扬,大乘经在大迦叶尊者率领的第一次结集完成,不久后菩萨们的第二次结集也已经结集出来了。详细内容各位菩萨可以请阅《阿含正义》这套书深入了解。

  我们举两个例子来看佛世时就已经有大乘法存在了:

  在《增壹阿含经》卷16中,佛陀开示在家弟子应如何以受持八关斋戒的功德发愿、回向:

  
我今字某,离此八事,奉持八关斋法,不堕三恶趣。持是功德,不入地狱、饿鬼、畜生八难之中,恒得善知识,莫与恶知识从事,恒得好父母家生,莫生边地无佛法处,莫生长寿天上,莫与人作奴婢,莫作梵天,莫作释身,亦莫作转轮圣王;恒生佛前,自见佛,自闻法,使诸根不乱。若我誓愿向三乘行,速成道果。

  比丘当知,若有优婆塞、优婆夷,持此八关斋法,彼善男子、善女人,当趣三道:或生人中,或生天上,或般涅槃。

  这里就说到如果愿求三乘之修行,可以快速成就三乘道,很明显有三乘法的差异,才会有三乘行之不同誓愿与道果的成就。

  另外在《增壹阿含经》卷24中,关于成就信进念定慧五根,而可以证得解脱道四果、缘觉果乃至成佛的开示:

  
言善聚者,即五根是也。所以然者,此最大聚,众聚中妙。若不行此法者,则不成须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罗汉、辟支佛,及如来、至真、等正觉也。若得此五根者,便有四果、三乘之道。言善聚者,此五根为上。

  这也说明了有三乘法道的差别,三乘法的成就必须让自己的五根、五力先成就。

  三、未亲证如来藏。在禅门里有一句话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对于法界实相如来藏真实存在这件事,只有亲证的人才能明白,就如同只有亲身喝了、体验过所喝的开水的冷热,才能知道水是冰冷或是温热。因此,对于没有实证如来藏的人来说,要他们相信如来藏真实存在,是不太容易的,尤其是当这些人原本就自以为自己是开悟者,或者自以为修证已经与 佛陀一样时,那就更难了;如果再加上这些人又有研读经典,却一直无法从所研读的经典中,找出这个诸佛如来密传的实相法,而错下判断说没有如来藏时,那更不可能要他相信如来藏真实存在,结果就只能依其所谓研究经论的结论,而信受不移。又以此教导徒众,就真的是一错错到底,无法回头了。

  第四点、没有实修。可能很多人会认为每天打坐或者欢喜地为众生作事,就是在学佛,就是佛法的实修。其实这只是在修集福德及降伏我们习以为常爱攀缘的习性,并非佛法中所谓的实修。有关解脱道的实修您可以请阅 平实导师《阿含正义》这套书,如果能够确实依著书中所说去作,要证得初果并非难事;如果您进而想要证得法界实相如来藏,这部分的实修则须要对于正确三乘菩提法义的熏习实行,请您到正觉同修会来共修,条件成就时就有因缘亲证如来藏了,欢迎您来共修!

  各位菩萨!对于大乘法与二乘法弘传的因缘有差异,使得弘传的结果不同,导致后世有人误会大乘法在佛世时不存在,甚至有人错下论断而说“大乘法是经由部派佛教演化而来的,大乘非佛说”的这些错误的现象。

  经由以上说明,相信您已经可以了解大乘法在佛世的弘传情况并不容易,而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大乘教本来就不可能在佛陀时代弘扬得很兴盛。之所以会导致这种情况,归结起来有两个原因:

  第一、就是二乘法都以出家相来摄受众生,因此二乘法很容易被信受;而大乘法是以在家相的菩萨居多,一般人比较不能接受在家菩萨的居士们说法、弘法,因此大乘法比较不容易被信受,当然就不容易弘扬。

  第二、二乘法容易证,也可以明说;大乘法很难证,又偏偏不可以明说。两相比较,大乘法就得须要经过一段很长的时间才有可能兴盛起来。而大乘法兴盛的原因显然是靠着法义的胜妙,也靠着大乘法能够支持二乘的解脱道不会堕于断灭,所以在法的优势中,再经过几百年的时间,让大家渐渐有了深入的了知以后,终于对大乘法起了爱乐以及实证,才能够广大地弘扬起来;但是这个原因,很多人是没有看到而不知道,即使所谓的阿含专家也是完全不了解的。

  各位菩萨!希望今天的说明能够让您增进对三乘法弘传难易的了解,因此具有择法觉分。

  时间的关系,说明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

  敬祝各位菩萨:色身康泰、福慧增长、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