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集 归依法与归依僧(四)

正旭老师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正觉教团电视弘法节目,今天继续讲“归依法与归依僧”。这个主题总共要讲五集,今天要讲的是第四集。

  上一集提到第一义谛就是自心如来,自心如来经由应身、化身、报身来为众生说法,但如来三身还是归依到自心如来,所以佛宝才是究竟归依。因此归依法、归依僧,其实不异于归依佛,归依佛之中就同时归依法及归依僧;因为法与僧都从佛而来,所以说,如来其实就是三归依的究竟归依处。当你真正归依佛的时候就具足三归依了,因为法由佛来,僧也由佛来,所以说其实三乘道只有一乘道,就叫作成佛之道,不许用声闻罗汉道来取代佛道。因此诸佛如果是三转法轮,那都是方便施设;而这三转法轮最后终究还是要由佛在广度了三乘胜义僧以后,依着佛的四无所畏来作狮子吼。

  所以,凡是讲三乘道的诸佛在人间示现的时候,最后一定要讲《法华经》。为什么一定要讲《法华经》?目的就是在破斥二乘凡夫中的增上慢者,同时也是在破斥凡夫们的见取见。增上慢者就是没有证果却自称有证果的人,我们就说他是增上慢者,譬如声闻凡夫却自认为是阿罗汉,那就是增上慢者。至于见取见就是他自己在佛法上所坚持的见解是错误的,但他却自认为他的见解是最为殊胜的,譬如有人认为证得离念灵知就是开悟,认为意识是常住不灭的,不愿意接受如来藏才是常住法,找到如来藏才叫开悟,反而认为他这样的见解才是最殊胜的,这样的人不但落入了见取见,也同时落入了常见之中。因为凡夫永远会有见取见,他们见取见存在的时候,一定会以斗诤为业,他们会出来主张:“佛夸大其辞!佛其实就是阿罗汉,我师父也是阿罗汉,佛陀跟我师父的证境是一样的。”这叫作增上慢,也叫作见取见。所以当 释迦牟尼佛在五浊恶世即将入灭之前,阿罗汉们三请之后即将要开讲《法华经》的时候,声闻法中的凡夫僧才会有那么多人离席抗议,因为这些人都是兼具增上慢与见取见。

  所以将来如果你发大悲心、大愿心,在这一种五浊恶世人寿百岁的时候来成佛,就要有心理准备,当你准备开始宣讲《法华经》的时候,一定会有很多声闻凡夫退席;阿罗汉们不会退席,他们都不敢,因为很清楚知道自己不是佛。可是他们座下的凡夫弟子,也就是还没有断我见、断三缚结的凡夫弟子,当你答应说要讲《法华经》的时候,他们就会当场退席抗议,不相信你即将开讲的法华正理,但这是正常的。然而即使有这么多人退席,《法华经》还是要讲,不能因为他们退席就不讲了;当然还是要讲,要让世间人知道阿罗汉不是佛。不说阿罗汉,连辟支佛都不是佛,而辟支佛所畏惧的菩萨们,也都还不是佛。当你宣讲《法华经》的时候,那就是在作狮子吼。狮子吼就是振聋发瞶,把那些愚痴无闻的声闻凡夫迷惑的心把它震醒,让他们知道:你所恭敬无比的阿罗汉在佛法中并不算什么。对那些声闻凡夫们而言,那是很大的刺激,但就是要刺激他们,让他们觉醒:解脱道的究竟果在大乘佛法中,仍然没有办法算入菩萨僧中,让他们知道这一点。所以当你讲《法华经》的时候,就是在作狮子吼,这样把声闻凡夫们的增上慢破斥掉,才能够使那些众生们在心田中种下将来与佛菩提相应的种子;他们这一世即使仍然不相应,未来世渐渐地还是会相应的。所以狮子吼的时候,固然使得那些声闻凡夫们很痛苦,但还是应该要讲。

  各位想想看,当年 佛陀说《法华经》的时候,五千个声闻种性的凡夫当场退席,那个声势也是蛮壮观的。各位可以想象,如果在一个可以容纳几万人的体育馆,当场有五千人同时退场,一定很混乱、也是很吵杂的;可是 佛陀都不动心,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离开。等他们都离开了,留下来的人才是有资格听《法华经》的人,所以说剩下来的人都是真实。真与实,“真”就是表示心地清净,“实”是在说他是饱满的;真与实就表示留在现场听闻《法华经》的人都是没有慢心,而且是有修证的人。我们都知道稻谷该收成的时候,如果还是直挺挺的,那就表示是空心的。就如同空心的大佬倌,他们总是空腹而高心,其实肚子里面没有料,可是往往会故意示现让人觉得似乎很有钱;当他遇到众生的时候总是趾高气扬,总是要摆很大的排场。可是大菩萨们对凡夫众生、对不懂佛法的众生,一向都不会用下巴去看他们。这就是说,果实如果饱满了,都不会往上扬,都是有点垂下来的;所以到了收割的季节,农夫到了田里一看,这些稻子一棵棵都往上扬,很高傲的样子,就知道今年收成很差了。而没有见道的凡夫大师们,正好就像那五千个声闻凡夫弟子一样,为了让他们未来世佛法修学的因缘比较好,当年 佛陀还是要作狮子吼。那些声闻凡夫们后来总是会渐渐地听闻到回心阿罗汉们说明,未来才会开始改变。

  所以《法华经》宣讲过程中一定要有 多宝如来的示现,否则很难建立凡夫众生对佛菩提三大阿僧祇劫修行的信根跟信力。成佛之道是很长远的历程,如果是只有一佛宣说,或单独由 佛陀讲出来,声闻凡夫是很难信受的,所以必须要有 多宝如来的示现来证明。所以诸佛示现入涅槃前都会先讲《法华经》,宣讲过程中由 多宝如来前来示现,证明佛菩提确实要三大阿僧祇劫,由祂亲身来证明,证明在人间的 佛陀说法是不虚妄的。如果有人有这样的想法:“我才不归依你们,我只归依某某团体或某某山头。”那就完了,多宝如来也不需来示现,因为“我们只归依释迦牟尼佛,你来干什么?”所以那些都是错误的知见,因此必须要有人来作狮子吼,作这样的狮子吼:“佛法只有一种,不可能有所演变;十方诸佛是一体的,三宝是一体的,没有哪一个三宝中的凡夫僧宝或者胜义僧宝可以自高于三宝之上。”假使有人把自己拉抬到三宝之上而传授四归依,我可以跟你说,那个人一定是外道,从来都不曾真的知道佛法。即使他已经在佛门中剃发出家、受具足戒了,还是一个外道,因为他是心外求法,根本不懂三宝的真实义。因此如来宣说一乘道-唯一佛乘--就是狮子吼,是以四无畏来成就狮子吼。

  因此胜鬘夫人才会说:【若如来随彼所欲而方便说,即是大乘,无有三乘。三乘者入于一乘,一乘者即第一义乘。】(《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也就是说,如果众生的大信还不够,就只能为他说解脱之道,生起他的大信;然后再慢慢说因缘法,然后再说佛菩提。其实二乘菩提也都是大乘法,只是从成佛之道中分析出来解说而已。所以其实十方三世一切诸佛所说的都是唯一佛乘,没有三乘法可说;三乘法都只是为了度众方便,所以分析出来说明。因此三乘法其实都是入于一乘法中,但是一乘法其实就是第一义乘。那第一义与二乘有什么差别?第一义乘是圆满的、是具足三乘道的;但二乘法却不能触及第一义,所修、所证、所说、所学都不能及于第一义。因为二乘法只是方便道,只能让人出离分段生死,不能触及法界实相,何况能够究竟法界的实相。

  二乘道也不是究竟的解脱,因为变易生死的境界都无所知、都无所触、都无所断、都无所证,因此二乘道不能叫作第一义乘。所以第一义乘就是成佛之道,而成佛之道要以一切种智的具足来圆满成就,一切种智的具足圆满则是要从如来藏一切种子的亲证来完成。而如来藏的一切种子是含摄在如来藏中的,所以成佛之道的首要就是要亲证如来藏,除此以外没有成佛之道的见道可说。而断我见只是证如来藏的初方便而已,因此禅宗明心的证如来藏所引生的般若智慧,才是第一义乘的见道智慧,除此以外没有别的大乘见道可言。所以第一义乘的见道就是明心,除了明心以外,没有第一义乘的见道。这样子各位就知道说,应该如何进入佛法的大海之中;已进入佛法大海之中,才会知道要如何通达第一义乘,才会真正懂得成佛之道的次第跟内涵。

  胜鬘夫人所说的归依法、归依僧的整段经文,我们就讲到这里。接下来我们来看看,有一位法师对这一段经文的注解,他的注解我们来看看有些什么问题。我们首先先看经文:

  
归依第一义者,是归依如来,此二,归依第一义,是究竟归依如来,何以故?无异如来、无异二归依。(《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

  这一位法师对这一段经文的注解,是这样说的:

  
约归依第一义说,“无”别“异”所归的“如来”,也“无”别“异”的法僧“二归依”,二在第一义谛中,是平等无别的,所以归依“如来,即”是“三归依”。依此,归依佛法僧三,实即归依众生自己。佛法与外道的不同,也就在此。外道要归依一外在的神;佛法归依三宝,或归依如来,而同是本身所具有的,本具如来藏性,即真归依处。依此修行为僧;以此为修行,即法;修行圆满成就,就是佛。所以,一切众生本具如来藏性;归依三宝,无非依如来藏性为本,而使其显发出来,达到究竟。(《胜鬘经讲记》,正闻出版社,2003年4月新版二刷,页200。)

  我们对他这一段注解提出了两点评论:第一点,胜鬘夫人在这里所说的归依三宝,绝对不是他所说的归依众生自己。胜鬘夫人在这里说的其实是把三归依合为一体,归依于佛,由这一整段经文的意涵就可以明了。这一位大师作了甚解,欲求胜妙反而违背实义。第二点,如来藏后面把祂加一个性字,这个意义就大不相同,意思是说如来藏并不是本有,而是以后修所成的性就是如来藏的亲证。

  从这一位大师的文字中,我们可以看见他很清楚地暗示着:你归依佛,不如归依你自己。他的意思就是这样,他一直有意无意地把 佛陀人格化,一直想要灭掉佛格,这是这一位法师的目的。他想要告诉众生说:“我某某就是佛!”但心中却不免又会想到:可是我没有证得四禅八定、五神通,没有一切种智、大圆镜智等等,这样要如何让大家相信我就是佛?那我干脆就把佛陀拉下来跟我一样。这一位法师的书中都处处隐含了这种意味,特地要把佛陀人格化。当阿罗汉人格化,辟支佛人格化,菩萨人格化,佛陀也人格化了,他所建立的思想就可以成立了:凡夫的菩萨行一样可以成佛,不必证悟明心或断我见、我执。

  以前现代禅有一位老师就曾经对他这一点提出了辩驳,他很不服气。这一位老师认为:要有亲证才能真的行菩萨行,经验主义非常重要,所以凡夫菩萨行不可能使人成佛。但是这一位法师毕竟还是棋高一着,因为这一位法师主张的是“解脱道修行可以使人成佛”,正好这一位老师-现代禅的这一位老师-主张的大乘开悟所证的果德,也只是声闻果而没有菩萨果,所以这一位法师丢了一句话,就把这一位老师给撂倒了:“原来现代禅主张的禅宗开悟所证的果也是声闻阿罗汉果。”意味禅宗的开悟一样只是声闻道,两者似乎没有差别。就这么一句话,现代禅就很不容易回应。可是我们出来弘法以后,这一位法师就没办法讲话了,因为我们讲的是五十二个阶位的证道,不单只是证得声闻果;而且大乘见道是证如来藏,是这一位法师所无知的法义跟智慧境界,所以他就没辙了!这样一来,他若想要跟正觉的明心者对话,就无从对话了!因为他讲的是落在意识境界当中,正觉明心者所证的却是如来藏实相法界;他所讲的意识层面,正觉明心者都知道,而正觉明心者所证的如来藏层面,他却完全不知道,那他要如何跟正觉的明心者对话?

  这也是今天这一位法师座下弟子的难处所在!所以当时就有人写信给他的弟子说:“我们导师的《妙云集》中所说的法义,被萧平实破斥到体无完肤,您是大德,为什么不出来狮子吼、破斥一下?身为法师的您,应该要破邪显正!应该要维护导师的正法!这是您的责任啊!”可是她不敢公开写书回应,不过她还是私下在讲大话。这是好几年前的事了,那是在《楞伽经详解》第三辑出版后不久的事。她怎么答覆人家给她的信呢?她说:“萧平实的书,我是从来不看的;他们有寄书来,我都把它丢在字纸篓里。有种的话,让萧平实放马过来!”后来这封信就辗转来到了 平实导师的手里,所以 平实导师就从第四辑开始,应她的要求而放马过去——是一匹一匹小马慢慢地放过去。

  各位菩萨!今天时间已经到了,“归依法与归依僧”第四集就讲到这里。谢谢各位菩萨的收看!

  阿弥陀佛!